大賽

    

-

太子是尹大人的相好?這是什麼炸裂發言?

太子還沉耽於女色,根本冇有一點斷袖的風采。

她內心翻了個白眼:這小廝口出不遜,真不怕太子送他一個大斬刀。

“老熟人”太子的船從對岸緩緩駛來,所謂太子,果然非同一般,雙層建築上站滿了黑衣護衛,氣派十足,雕欄玉琢之下儘顯皇家風範。

這船也太好豪華了,豪華到喻禾晚甚至懷疑,太子把比賽地點選在湖中心的酒單,是不是因為剛得到這艘船?

炫富又顯擺,非常符合他的人設。

船停泊在碼頭後,一位身穿淡紫色華袍,氣質高貴的男子便從二樓的船內走出。

喻禾晚微微抬眸打量,男子玉質金相,身形卓越,輪廓鋒利,隻是眉眼之間稍顯柔和,讓他銳利間多了一些秀麗,黑髮被盤在頭頂,他站在船上往下一撇,竟有一股天神視察凡間的氣勢。

太子這人,畢竟是皇家出身,即使知道他是個草包,但這氣質也非同凡人。

太子上岸,首先就是老套的:“平身。”

達官貴人和參賽者起身後,迅速站到兩邊,為太子騰出中間的空道,太子快速掃視了一番眾人,眼神在夜晚這邊的方向停了幾秒,喻禾晚看了一眼自己前方的尹大人...不是吧,來真的?

很快,太子收回目光,朝著興隆樓走去。

興隆樓的大堂已經排列好了方形的餐桌,太子坐在了大堂中間的屏風前,而其他達官貴人則排列在兩邊準備好的餐桌後方,參賽的選手則是自己找一個合適的餐桌準備。

喻禾晚抱著食材,被其他身強力壯的參賽者擠來擠去,最後隻能挑剩下的後排位置。

她將食材放上桌,桌子右邊是一個小小的火爐,提供給參賽者烹飪,而其他工具則需要參賽者們自己準備。

喻禾晚打量了周圍的參賽者,在她左邊的參賽選手將一隻被去血拔毛的雞和一直還在慢慢伸縮腦袋的甲魚拿出,順便提出一口黑色的大砂鍋,這是要慢燉煲湯啊;另一邊則是拿乾辣椒和一條魚,兩邊都是做大菜的選手,這些食材都是非常基礎的常見的,太子則是打了個嗬欠,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

喻禾晚將自己的食材取出,放在案板上時,立刻引起了不的騷動。

“番茄!是不能吃的番茄!”

“不好!這裡有刺客!”

“保護太子殿下!保護太子殿下!”

幾個站在太子身邊的護衛,直接拔刀相對。

喻禾晚想看尹大人,尹大人眉頭緊皺,轉而望向太子,而陸予庭,這個廢材,終於害怕了。

陸予庭抱住身邊歲數稍長的太監驚恐叫嚷:“刺客!刺客!趙善!護駕!”

趙善立刻命令:“來人!給我拿下!”

幾個護衛得令,立刻上前。

沿珀看局勢不妙,立刻求助尹大人:“尹大人,番茄不是毒藥!”

喻禾晚一言不發,拿起一顆番茄清洗了一番,“框”地幾聲,直接用菜刀分成幾小塊,被切開的番茄中間裡流出了淡紅濃稠的漿水,看得周圍人一陣惡寒。

喻禾晚拿起一塊番茄,直接塞嘴裡咀嚼吞嚥,這個舉動讓周圍人吸了一口涼氣。

“他他他他,他在乾什麼?”

吞嚥之後,喻禾晚安然無恙,她將剩下的番茄遞給左邊的選手,說:“你要不要試試。”

選手汗流浹背:“不了不了。”

喻禾晚又遞給幾個護衛:“你要不要?”

護衛看懵了,連連擺手:“我也不了。”

“大膽!”趙善嗬斥道:“你是什麼人?是誰讓你這麼做的?”

但他的質問卻被另一個聲音打斷:“趙善,他是不是冇死啊。”

趙善畢恭畢敬:“太子殿下,目前無事.....”

見趙善拖拖遝遝,太子起身,徑直朝喻禾晚走去,趙善見狀慌忙跟在身後。

陸予庭聞言,來了興致:“好玩,他吃了毒物居然冇死,這是鄰國派來的巫師嗎?”

喻禾晚說:“回太子殿下,小人不是巫師,而番茄是小人從小吃到的食物,它無毒可食。”

陸予庭聽後,見喻禾晚一直站在那裡安然無恙,又對那番茄實在好奇,於是起身朝喻禾晚的方向走來。

他拿起她切好的番茄,打量了一番,並拿在鼻子前聞了聞,眉頭一皺,一旁的趙善自然緊張得發抖,接著,陸予庭想也不想,直接將番茄丟進嘴裡,在場一片嘩然,連喻禾晚都呆住了:太子殿下是否過於魯莽。

吞嚥之後,太子先是眉頭一皺,趙善神情立馬眼神亂飛惶恐不安,隨後太子神情平複,接著叫嚷:“難吃!”

周圍的選手一聽,冷笑的,擔憂的,好奇的,誌在必勝的,交融成一片。

“哈哈,他完了。”

太子遊走了一圈,過了一把眼癮

便慢悠悠坐會回了自己的位置。

喻禾晚看到,尹大人鬆了一口氣。

趙善見所有參賽者都準備好了,便說:“民以食為天,海月國一直以天下太平,百姓衣食無憂為基準,這場大賽,是舉全國人才之力的公平競賽。”

就是不提太子的食慾不振。

隨著銅鑼響起,所有人都開始快速處理起食材。

喻禾晚簡單打理了一下菜板,開始處理起牛腩。

牛腩彈滑有嚼勁,喻禾晚橫切成塊,將塊狀的牛腩倒入冷水,接著快速處理了薑蔥,一同倒入,並加上一點白酒,燒火燀水,祛除腥臊。

牛腩煮在鍋裡,在這個期間,喻禾晚快速將番茄切成丁狀,置放於盤子裡,翻煮幾番,牛腩湯由透明變成淡黃綠色,表麵浮起不少白沫,喻禾晚將這些白沫用篩子撈出,處理乾淨雜質後,將表麵變熟的牛腩撈出。

大廳內香味交織成一片,油脂料香濃鬱,不管是爆炒還是清蒸,參賽選手們都架勢十足,有力氣大的選手直接拎起炒鍋翻騰,還有引起油火沸騰,引得達官貴族們連連稱讚,而喻禾晚個子小,直接隱於人海中,誰也冇有注意到她。

從太子到達官貴人,眾人隻都很期待剛纔在賽場上幾位炫技的選手。

第一位炫技高手留著山羊鬍子,他呈上的是烤羊肉串,羊肉被切成碩大的塊狀,穿在粗長的木簽裡,中間穿插著辣椒,香菇等蔬菜,已經被烤出了棕色,羊肉被碼上一層厚厚的香料,還滴淌著油脂,即使隔著遠遠的距離,也能感知到孜然和碳烤的香味。

太子拿起一串,打量了一番,感歎:“真是極大一串呢。”

山羊鬍子右手放置左胸前鞠躬,太子從最上端位置咬下一塊,咀嚼了兩口,眼睛一亮:“這碳烤的香氣蓋住了羊肉的腥臊,真的很好吃呢。”

看反應,陸予庭很滿意。

就在眾人期待太子的第二口時,太子卻忽然放下羊肉串,急著找趙善要茶水,趙善匆匆將茶水遞過來,陸予庭喝了一口,表示:“好辣!本太子吃不了。”

第一位選手遺憾出場。

第二位呈上的是叫花雞,用泥裹住整隻雞燻烤,眾人都感歎這別緻的烹飪方式,味道太子也是很滿意,當場大讚了一番,這讒涎美食的樣子,頗有昏君風範。

就當所有人都以為穩了的時候,陸予庭卻放下了筷子,冇有吃第二口:“鹹了,吃不下了。”

第三位第四位,都是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太子一一品嚐,卻冇有人能夠突破到第二口。

喻禾晚隻覺這太子越來越作,怪不得最後邊璃要一刀解決他。

到了喻禾晚時,本還喜氣洋洋一片祥和的氛圍立刻冷切。

她端著白的小砂鍋,緩步走到太子麵前,見太子一臉的不感興趣,她大致猜到了結局。

揭開鍋蓋,隻見牛肉塊被紅色的粘稠汁水包裹,這種顏色的菜肴從未有過,陸予庭看了一眼喻禾晚,勉強拿起筷子,夾了一塊,又是一番鄭重其事地打量,一番思想鬥爭之後,放進了嘴裡。

全場所有人都屏住呼吸,觀察著太子的反應,太子本是皺著眉頭,忽然眉頭舒展,接著,他將筷子伸進小砂鍋裡,又夾了一塊,快速放進嘴裡咀嚼起來。

眾人驚歎,賽場上有些輕微的騷動,這太子今天第一次,在同一道料理上夾了兩次。

這出於喻禾晚意料之外,雖然作為現代最受歡迎的食材,並長期霸占各大飯店的招牌之一,番茄料理冇有難吃的理由,但是太子一開始叫嚷難吃,給她宣判了死刑,誰知道這會兒又愛到不行。

陸予庭陰晴不定之態,喻禾晚實在無法掌握。

之後的品嚐中,冇有一道菜再被太子夾上兩次,結束比賽後,達官貴族們掌握了新資訊。

番茄不僅能吃,還很好吃。

所有的菜品都試吃完畢,輪到太子點評,太子喝了一口茶水後,歎道:“大家都做得很棒,但總歸是比賽,因此,還是要選出第一名。”

太子眼睛掃視了一圈,最後定在喻禾晚身上,趙善立刻心領神會,上前大聲宣佈:“海月國第一屆膳食大會的獲勝者,是番茄牛腩!”

隨之鑼鼓“哐”地一聲響,喻禾晚獲得了在場所有人的掌聲。

大家冇有質疑比賽的結果,因為不少人都打算回家後烹飪一次番茄料理,嚐嚐到底是何方美味。

喻禾晚鬆了口氣,她不自覺望向尹大人,尹大人雖然還是麵無表情,但他的眼神變得溫潤許多,沿珀在一旁用口型對她說“穩了!”

雖然贏得稀裡糊塗,但獲勝了可以連重刑犯也可以被豁免,喻禾晚在心裡整理了一番,打算去兌獎時,有人將這一其樂融融打斷。

“不行!”

反對者是個身材強壯的男子。

有人鬨事,趙善嗬斥:“大膽刁民!”

但太陸予庭不急不躁,他揮手阻止趙善,頗有興趣問他:“為什麼不行?”

男子他指著喻禾晚,咄咄逼人道:“這傢夥,是個女人吧。”

此話一出,引起一片嘩然。

趙善瞪大眼睛看著喻禾晚,不敢相信,喻禾晚心一沉,居然被認出來了,之後可就麻煩了。

她又看向尹大人,卻見尹大人麵無表情毫無驚慌之態,喻禾晚捕捉不到他的情緒。

見引起騷動,男子得意道:“海月國膳食大賽豈能讓一個女子獲勝,懇請太子殿下重新評判。”

喻禾晚汗顏,海月國冇救了。

“她是女子,但,”尹大人平步上前,站在喻禾晚麵前擋住男子對她的質疑:“你冇有資格讓太子重新判她。”

“這這...”趙善汗流浹背,太子確是一臉頗有興趣地看著喻禾晚。

冇想到尹大人挺身而出,喻禾晚心裡暖暖。

“是嗎?”男子殺瘋了,脫口質問:“那她是誰?”

喻禾晚忽覺一陣旋轉,她腳還冇站穩,就靠在了一處溫暖,抬頭一看,竟是尹大人的懷裡。

尹大人將喻禾晚摟在自己懷裡,舉動頗為親密。

“她是我的,夫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