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心魔劫

    

-

“我成為......祂?”

舒秋巧

還是第一次如此清晰的認識到我自成天這句話的重量。

必須要成為祂,才能讓自己的行為真正的與自己的道相合,才能.....踐行我道?

“另外,你之前所說的選擇。”

李夏看似隨意的繼續說道:

“你說,如果救蝴蝶,就會餓死蜘蛛,如果救羔羊,就要餓死狼群。”

“你若是成為了祂,你就可以讓這個世界上再無紛爭,物儘其用,無需爭搶,也不必爭搶。”

“每一個生命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井然有序而活,不必廝殺,掠奪,競爭,天下萬物充足至極。”

“你的那個悖論困境,不就迎刃而解了嗎?”

“我.......”

舒秋巧一時間語塞,所以,所謂的困境,所謂的悖論,所謂的行為與意識不符合,全部都是因為.......

“冇錯,全部都是因為不夠強,若是夠強,天下萬物,人,事,都無法影響你的行為,無法阻礙你的行為,你的行為可以儘你所想的與你的意識,你的道一致。”

李夏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

“甚至,如果你想的話,你可以改變人心!我是邪魔,你們都認為我是邪魔,但是若是我足夠強大。”

李夏說著,將一隻手伸向天空:

“待我入關之後,自有大儒替我辯經!”

“詭辯!”

舒秋巧不由得說了一句,但是她心中卻找不到任何反駁的辦法。

原來如此,這個世界.........

“好了,彆尋思了,比起思考這個,你現在還有更要緊的事情要做。”

李夏伸了個懶腰,又重新坐下:

“你彆忘了,你已經化神中期了。”

“嗯?化神中期怎麼了?”

舒秋巧聞言一愣。

“唉.......該怎麼說你好呢......”

李夏搖頭,歎氣,無奈,隻好解釋道:

“你是不是忘了,之前我們一直在說的,化神中期還要再渡一次劫?”

“渡劫........”

聽到這話,舒秋巧驟然清醒了過來:

“你是說那個........”

“嗯,冇錯。”

李夏點頭:

“心魔劫。桀桀,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那個和你一樣可笑的心魔了!”

“我怎麼感覺你比我那個還冇來的心魔像心魔多了啊!?”

..............................................

...........................................

“李夏,我感覺這裡不像是一個渡劫的好地方。”

舒秋巧左右看了看,有些心虛的說道。

此時是在一片窮山峻嶺之中,距離此地不遠便是一片魔穀,山穀之中大大小小的有不下十個魔修宗門。

修仙界的眾人親切的將這裡稱之為惡人穀,可見此地風評之差。

不過說到風評,也不知道為什麼,李夏在秘境之中的所作所為還是流傳出去了一點,好像是千裡之外的一個修士看到了李夏屠殺的一幕。

之前李夏的名聲雖然差,但是.......好像也冇什麼但是可說,白髮無道魔君,已經堪稱是化神階段能得到的最差的評價了。

而現在,他那魔君尊號之中的白髮被去掉了,換成了‘無德’二字。

連起來讀就是無德無道魔君。

“這幫人還真是亂起名,我修的道就是德之大道,怎麼能叫無德無道魔君呢。”

李夏當時聽說之後如此評價道。

畫麵回到此時,聽到舒秋巧的話語,李夏嗤笑了一聲:

“就是在這種地方纔適合你度心魔劫,心魔劫有兩種,一種是你心中最在乎的東西,另一種是產生一個與你完全相反的心魔。”

“就我這段時間查閱的資料.......”

“你什麼時候查閱資料了?”

舒秋巧疑惑。

“搜魂啊,不然呢。”

李夏回答的理所應當,頓了頓之後繼續說道:

“就我這段時間查閱的資料,化神中期階段大概率會遇到後者,以你的性格,產生出來的和你完全相反的心魔說不定比老子還要邪魔三分。”

“到時候若是一時間內壓不住,禍害一下這邊這幫魔修,就當替你積德了。”

“這怎麼聽都不像是能積德的樣子啊!你忘了你身上那庫庫冒的黑煙基本上都是哪裡來的了嗎?!”

舒秋巧吐槽了一句,隨後儘可能的讓自己安定下來,李夏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在這洞府之中佈置的陣法強度卻是她平生僅見。

之前李夏佈置在自己洞府之中的保護陣法都冇有這個這麼強,恐怕想要壓製住個一兩個舒秋巧還是輕輕鬆鬆的。

“廢話,這可是我的身體,你個戰鬥殘廢不會用打不出來傷害,你的心魔可不一定。”

李夏說著,元神離體,再次給陣法做了一次加固,這才停了下來,說道:

“可以開始了。”

“真的假的.......”

舒秋巧不太放心的嚥了口口水,卻見到李夏的元神從儲物袋中攝出一麵旗子插在了地上。

“這是啥?”

感受著重新回到身體裡的李夏,舒秋巧有些奇怪的問道。

“這是用來佈置陣法的陣旗。”

李夏麵不改色。

“我怎麼看著這旗子感覺有那麼一點眼熟........”

舒秋巧雖然有些奇怪,但是李夏說什麼就是什麼吧,她暫時也不想思考這麼多,微微閉眼,就解開了這段時間一直壓抑的修為。

轉瞬之間,一道魔氣從舒秋巧體內噴湧而出!

“哈哈!我終於自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