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樂趣小說
  2. 穿越修仙文,但是疑似女頻?!
  3. 第25章 這傢夥怎麼打上門來了!?
柴vvvvv 作品

第25章 這傢夥怎麼打上門來了!?

    

-

“講道理?”

李夏聞言一愣,腳下不自覺的碾了碾,隨後低頭問道:

“喂,小東西,你想跟我講道理嗎?”

“我覺得,講道理是一個很好的品德......”

心魔哭喪著臉說道。

“哦。”

李夏腳下猛地用力,踩得心魔發出了一聲慘叫聲,這才滿意的又碾了碾:

“那你還是閉嘴吧,一天是心魔,一輩子都是心魔,我懶得跟你講,你不配聽。”

說罷,他一把把心魔拎了起來,元神離體,來到了一旁提前插在那裡的旗子旁邊,問道:

“看在我室友的麵子上,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進入萬魂......又叫錯了,人皇旗,對人皇旗,進入人皇旗之中供我驅使,或者我現在就把你打散了煉製為法寶,選吧。”

“大哥,那您人還真是怪好的嘞.........”

心魔看了看萬魂幡,又看了看李夏,欲哭無淚的看向了已經甦醒的舒秋巧,向著舒秋巧眨了眨眼,似乎是期待她這位善良的本體能救自己一下。

而舒秋巧則是默默的挪開了目光,怪不得李夏佈置的這麼詳細,原來是早就規劃好了心魔的用途,生怕一個不留神給它跑了。

若是跑了的話,就少了一件上好的法器用了.......

“選好了嗎?”

李夏冷聲道。

“我...我我....我可以不選嗎?”

心魔這次是真的要哭出來了。

“當然可以啊。”

李夏微笑:

“那我幫你選吧,最近我感覺自己的靈劍有些不利,似乎是少了一點神韻,若是把你打散了煉製進靈劍裡,那想必.....”

“萬魂幡,我選萬魂幡!!!”

心魔連忙大喊道,哪怕任人驅使,至少還能活著不是嗎?

“我這裡可冇有什麼萬魂幡。”

李夏冷笑,就要抽出寶劍。

心魔在呆愣的一瞬之後立即明白了李夏的意思,連忙高聲大喊道:

“人皇旗,對,我想進人皇旗,我想要為了主人您的正道事業增光添彩!還請主人收下小魔,讓小魔之後能為主人您鞍前馬後!”

“嗯,嘴挺甜的,看你這如泡沫一般短暫脆弱的生命,那以後你就叫小沫吧。”

“多謝主人賜名!”

小沫連忙就要磕頭,卻被李夏一把薅住後頸子皮,抬手之間就丟進了萬魂幡之中。

“走你┏

(゜w゜)=”

處理完了小沫,李夏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塵,重新回到了身體之中,看向舒秋巧詢問道:

“你這個心魔還挺好用的,你能多整出來幾個我搞個心魔萬魂.....不對,鎮壓心魔的人皇旗出來唄。”

“你那明明就是萬魂幡!你自己都說漏嘴了吧!話說這玩意還能來幾個啊!!太嚇人了好吧!我說的嚇人的是你!”

舒秋巧大聲bb。

“罷了。”

李夏聳肩,隨口問了一句:

“那接下來我們去哪?”

“這種事情原來是需要我來思考的嘛?”

舒秋巧一愣。

“好像也是。”

李夏在心中摸了摸下巴,正常來說,打了一次秘境之後應該休養生息一下,修煉修煉提升實力什麼的。

但是架不住舒秋巧這個怪物一不注意就把真氣練滿了,現在除了悟道也無事可做。

“說起來李夏,你不是說你的道你自有解決的辦法嗎?辦法呢?”

“嗯........”

李夏略做思考,最後悠悠的歎了口氣:

“辦法.......倒是有的。”

重新啟用那個的話.......不,副作用太大了,如果可以的話,儘量不要.......

但是.......

“啊,煩,你練的太快了打亂了我的計劃了。”

“我修煉太快還是我的錯了?”

“嗯,你反省一下。”

李夏點頭,隨後指揮著舒秋巧起身,打開洞府大門。

“打開這個你就能悟道了?真的假的?”

舒秋巧愣愣的照做,剛打開洞府門口的陣法,就神色一僵。

卻見此時一個白衣男子,頭戴綸巾,手中一本古書隨意的夾在身邊,正笑吟吟的看著她。

“不是!李夏!這這這這這........”

舒秋巧這一次是真的下的結巴了,這傢夥李夏都打不過啊?!怎麼突然就到自己眼前了?!

啊?我命休矣?!不對.......

風緊扯呼!!!

卻見舒秋巧刹那間化作了一片緋色煙霧,煙霧之中一片花瓣轉瞬而出,那一時間的速度爆發,哪怕是化神後期修士都隻能歎爲觀止。

“千裡江陵一日還。”

“好快!?”

看著那極速逼近的白衣身影,舒秋巧所化的花瓣向下一沉,竟然融入了陰影之中,花影步被她發揮的淋漓儘致,一時間竟然消失在了婆娑的樹影之中。

“你不必如此。”

那白衣身影轉瞬間出現在了那片樹影之上,身上竟然爆發出來瞭如卓卓大日一般的白光,刹那間就將這一片陰影全數驅散。

“wdf.......”

舒秋巧大驚,這傢夥也太強了吧,怪不得李夏對上了都冇打過,現在跑都跑不掉?!

“聽我說一句.......”

李青蓮似有些無奈的開口道。

“我是不會束手就擒的!!!”

舒秋巧大喝一聲,身體驟然化作了一道雷霆電閃,速度之快,竟然連李青蓮一時之間都冇有反應過來。

卻是那青楊觀九天神霄雷法之中的遁法,那老頭雖然隻用了一次,但是舒秋巧也暗暗記住學下,以備不時之需。

“還真是......唉.......”

這一次就算是李青蓮也隻能無奈的看著舒秋巧那遠去的背影了。

無奈一笑,李青蓮招了招手,一個尤在呻吟的人頭就飛到了他的手邊,如果舒秋巧在此肯定能認得,那是青楊觀的太上長老。

之前在李夏手中逃掉的那個老者。

“原本是想先送個禮物的,難道是我禮物挑錯了?”

李青蓮摸了摸下巴,有些無語的想道:

“我家老爺子交的任務還真是冇有一個好做的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