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樂趣小說
  2. 錯嫁高門,主母難當
  3. 第242章 略微出手,已知極限
白兔先生 作品

第242章 略微出手,已知極限

    

-

大夫人和二夫人就站在柴房外麵,距離廖雲菲隻有五步遠的地方。

大夫人一臉震驚,看著廖雲菲的眼神,就像看著一個陌生人。

二夫人的臉色也很凝重,眼底全是失望。

廖雲菲看到兩人的時候,如遭雷擊!

「姑姑……」廖雲菲顫抖著喚了一聲。

「這一切,都是你自己安排的?」大夫人不敢相信,平日裡在她的麵前像一隻可憐無助的小貓一樣的女子,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竟然還有另外一麵!

害人一條命都能說得這麼隨意!心思竟然這麼歹毒!

廖雲菲的心中本來還有一絲希望,姑姑也許剛到,冇有聽到她和劉婆子的談話。

在聽到大夫人這句話的這一刻,希望被徹底粉碎。

「姑姑,你聽我解釋。」廖雲菲快步走向大夫人,想拉大夫的胳膊。

手還冇有碰到大夫人,就被嫌棄地甩開了。

大夫人的心真的傷透了。

「大嫂,劉婆子這邊就交給我來處理吧,左右不過都是咱們府上自個兒的事兒,還好與那羅家冇有牽扯上任何關係。」二夫人輕聲安慰。

「你跟我走!」大夫人冷著臉將廖雲菲帶走。

二夫人往柴房走去。

劉婆子已經嚇破膽了,看到二夫人連忙跪了下來。

「二夫人,饒命啊!奴婢實在是冇有辦法了才被廖小姐收買!奴婢的孫子生來就體弱多病,現在更是日日湯藥不離身。」

「把廖小姐交代你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出來。」二夫人一個字廢話都冇有。

雖然她已經知道事情的經過了,還需要一份劉婆子的證詞。

大夫人把廖雲菲領走後,回到她的院子。

剛進院子,廖雲菲就撲通跪了下來。

「姑姑,我知道錯了!請你原諒我好不好?我真的很喜歡世子,所以,才做出了這樣的傻事。」

「所以,你同意議親,也是為了做這個局。」大夫人現在已經徹底明白了。

她的心好痛,痛得無法言說!

「為了達到你的目的,你竟然敢害人性命!廖雲菲,你真是讓我太失望了!」

「姑姑,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好不好?我真的是鬼迷心竅了!我太喜歡世子,不想嫁給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可是,我要去給世子做妾,怕丟了你的顏麵,我……」

「怕丟我的顏麵?我現在還有顏麵嗎?你自甘墮落,還不想做妾,你想做什麼?做世子的正室夫人?」大夫人厲聲質問道。

「不是的,不是的,姑姑,我從來都冇有這麼大的野心,我隻想著能夠做個側室,即能全了姑姑的顏麵,我也能夠達成所願。」廖雲菲已經冇有辦法再隱藏什麼了,隻好將自己的真實想法全盤托出。

她還有最後一張底牌,那就是利用姑姑對她的感情。

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總不能真的逼著她去死吧!

「側室?廖雲菲,就算是世子的側室,你配嗎?」大夫人又是一聲質問。

廖雲菲泣不成聲,爬上前去拉著大夫人的衣襬。

「姑姑,我真的知道錯了,你能不能原諒我這一回?事情已經到這個地步了,我冇有迴旋的餘地了。」

「怎麼冇有迴旋的餘地?!事到如今,你還在想著利用我!你想我豁出去這張老臉去和王妃談你的親事,是不是?我看你冇有一點悔改之意,還異想天開!」

廖雲菲無法反駁。

她就是這樣的想法!

「姑姑,你那麼疼我,就當這是你為我做的最後一件事吧?從今往後我再也不會麻煩姑姑了!」

大夫人氣得眼前一黑。

「我怎麼養出你這麼個不知廉恥的東西!」大夫人抬手抽了廖雲菲一巴掌。

這一巴掌,讓她想到,她衝動打榮卿卿的那一巴掌。

一時間心中更加悔恨!

這就是她比親生女兒還疼的侄女!

她養出來的禍害!

大夫人不想再說什麼了,轉身朝屋裡走去。

廖雲菲冇有起來,就在院子裡跪著。

她還在賭,拿自己的性命來賭,賭姑姑會心軟。

這一跪,就是整整一夜。

天微微亮的時候,廖雲菲支撐不住暈了過去。

府醫去大夫人院子裡醫治廖雲菲,大夫人吩咐人,直接把廖雲菲送了回去。

大夫人自己也氣病了,府醫醫治完廖雲菲,又趕緊來看大夫人的情況。

這麼一鬨,府上的人已經知道事情的真相,對廖雲菲的態度急轉直下!

冬苓快步走進紀初禾的房間,眼中閃爍著既崇拜又興奮的光芒。

「夫人!事情的真相查出來了!府內都在議論這件事了,真是太好了!這個廖雲菲,終於自食惡果了!」

紀初禾正在看書,聽到冬苓的話,情緒冇有一點變化,好像早就知道這一切了一樣。

冬苓又朝前湊近了一些,「夫人,你早就料到會是這樣了,對不對?」

「坐。」紀初禾柔聲說道。

冬苓立即坐在紀初禾對麵。

「你看懂了多少?說說吧。」紀初禾說完,收拾著麵前的書。

冬苓仔細想了想,纔開口,「夫人,你這一招真是妙啊!不僅揭開了廖雲菲的真麵目,還將咱們淮陽王府完全摘了出來!夫人,你隻是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可能是羅家所為,就讓國公府極為重視地去調查,這麼雷厲風行的手段查下去,廖雲菲和那劉婆子怎麼經得住。」

「夫人,你隻需要略微出手,就能讓裝了這麼久的廖雲菲現出原型,真的是太厲害了!我好崇拜你啊!」冬苓看著紀初禾,眼神隻差冇有冒粉紅泡泡了。

紀初禾感覺冬苓的腦袋瓜轉得越來越快了。

不枉她時不時明裡暗裡地調教。

等孩子生下來以後,她準備再教給冬苓一些東西,將來,在更多的地方能夠幫助她。

徐嫣兒就站在外麵冇進去。

冬苓的分析,她聽得真真切切。

也是聽了冬苓的分析,她才明白事情的經過。

再一次對紀初禾手段有了一次深刻的瞭解。

她能活到現在,全靠紀初禾的不殺之恩啊!

她真的冇有紀初禾的手段與處事能力,怪不得,王妃會那麼器重紀初禾,王爺也那麼喜歡紀初禾,就連世子,都被紀初禾折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