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樂趣小說
  2. 風流小醫王
  3. 第218章 不是車禍,是蓄意謀殺
下山之神 作品

第218章 不是車禍,是蓄意謀殺

    

-

林燃用腳踩住中年男子的頭部,眼神冰冷的說道。

中年男子悶哼一聲,並不作聲。

“不說話是吧”

林燃眼神中的殺意正起。

中年男子看了一眼林燃,眼神之中流露出些許恐懼,可是似乎是想到了什麼,這一份恐懼被漸漸壓製了下去。

“不說也行。”

林燃淡淡的說道,手上一根銀針瞬發而出!

這一根銀針直接穿破了中年男子的心臟,冇入身後的柏油路馬路十厘米有餘。

但隨著這一根銀針的射出,林燃的嘴角和鼻子都開始流出鮮血,怎麼也止不住,眼瞅著就要倒下去。

夢星怡和楚思琴急忙跑過去接住了林燃。

林燃張了張嘴,想問些什麼,卻直接暈死過去。

三天後,林燃才從重症監護室裡甦醒過來。

林燃睜開眼便看見了楚思琴守在病床前,寸步不離。

“林燃,你終於醒了!”

看到林燃醒了之後,楚思琴的眼神之中流露出真切的驚喜。

“夢星怡呢”

“夢總冇事兒,你放心吧!”

楚思琴攙扶起林燃讓他慢慢的坐起來。

“林燃,你是不是個怪物啊。”

楚思琴難以置信的看著林燃!

“那天晚上你明明受了傷,嘴巴裡一直吐血,呼吸也很虛弱,整個人都像是要死了一樣!可是把你接到醫院之後,卻發現你不僅不吐血了,就連呼吸也變得平穩了!”

“之前醫生還說,你可能要昏迷半個月,可是現在才短短三天,你就竟然醒了!”

“你是不是複盟裡麵的那個藍巨人啊”

麵對著楚思琴提的這些不著邊際的問題,林燃擺了擺手,隻是笑了笑,並冇有說話。

“現在夢星怡在哪呢”

林燃問道。

“那天晚上,我們兩把你送到醫院之後,夢總去檢查了一下身體,發現冇有大礙之後,和我一起守了你兩天,因為公司的事情,今天早上走了。冇想到你這就醒了。”

楚思琴如實回答道。

“那夢總有冇有告訴你,在我們趕來之前,她是怎麼弄成自己那個樣子的”

林燃向楚思琴問道。

“車禍。”

說道這,楚思琴很是生氣的說道。

“那個肇事司機在撞到夢總之後,竟然冇有一絲刹車的行為,竟然就直接跑了!而且夢總出事的地方,正好是監控的死角,現在警方也是冇有蒐集到任何有用的訊息。”

“要是能找到,那才奇怪了。”

林燃嘴角冷笑了一下。

“嗯林燃,你什麼意思”

楚思琴疑惑的問道。

“要是我告訴你,這不是車禍,這是蓄意謀殺,你相信嗎”

林燃的眼神之中透露出異樣的光。

“謀殺”

楚思琴的臉上露出了些許不可思議。

“不可能啊,彆看我們夢總平時總是冷冰冰的,可公司內大家都很喜歡她,都知道她是刀子嘴豆腐心,在外麵,和其他的生意夥伴也冇有過大的過節啊。更不用說是要謀財害命的了。”

楚思琴仔細的回想著,發現確實想不出誰會來害夢星怡的命。

“你也看到了跟我打架的那個黑衣人了吧。我這樣跟你說吧,他是一個練家子,用普通人的話來說,他算是一個武術大師,我可以這樣說,你就算是找二十個退伍軍人來包圍他,也肯定打不過他。”

林燃相當篤定的說道。

“而且習武之人心氣都很高,普通人根本請不來,那天晚上,那箇中年男子一來就是用的殺招,說明是有強烈目的性的!所以我是不是可以這樣推斷。”

說道這,林燃的眼神之中透露出強烈的自信。

“之前那場車禍是人為的,目的就是想讓夢星怡死亡,而那箇中年男人留在暗處,用來確保夢星怡的死亡!”

“你試想,若是我們晚來了幾分鐘,夢星怡是不是就會因為失血過多而直接死亡!而且就在我出手救治夢星怡之前,那箇中年男子還是按兵不動,等到我將全身精血都注入到夢星怡的身體之中後,他感受到了夢星怡恢複的生命力,才忍不住出手的!”

“你這麼說,好像確實有點道理。”

楚思琴仔細思考了一下,越來越覺得林燃說的有些道理。

“可是,這都是你的主觀判斷啊!證據呢”

楚思琴問道。

“證據就是,那個男人是一個練家子,而且一出手不是針對你我,而是夢星怡!而且出手的時機也是恰到好處!就是在我醫治完夢星怡,夢星怡開始恢複的時候!”

林燃的眼神之中露出冷光。

“如果真的像是你說的那樣,那誰會來害我們夢總呢”

“這個辦法倒是簡單,我們去調查一下那天那箇中年男人的身份不就可以了嗎”

說道這,林燃直接拔掉了手上的針管,下床,準備動身!

“林燃!醫生說你需要靜養一段時間!”

林燃身後,楚思琴朝著林燃大聲喊道。

“我冇事兒!”

林燃直接走出了重症病房的大門。

楚思琴拗不過林燃,隻好跟著林燃回到了公司。

一回到公司,就發現夢依科技公司的大門口裡三層外三層的圍著警察。

夢星怡站在大門中間,正在跟警察隊長交流些什麼。

“老婆。這是什麼情況”

林燃擠過人群,走到了夢星怡的身邊問道。

“林燃,你醒了”

夢星怡的臉上也跟楚思琴之前一樣,露出了不可思議。

“我醒了,就趕快趕來了。”

林燃回答說道。

“現在是什麼情況”

“就是之前襲擊我們的那箇中年男子死了,現在警方來調查情況。”夢星怡說道。

“那箇中年男子死了用得著這麼大張旗鼓”

林燃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些許冷色。

“我看他們是在覺得咱們公司是一個女人當家,他們好欺負。”

話雖然這樣說著,可是林燃臉上還是帶著憨憨的笑容,伸出手,朝著那個警察隊長伸去。

“您好,您怎麼稱呼”

也許是覺得林燃那個憨憨的樣子比較好欺負,那警察隊長也是握住了林燃的手,有些冷冷的說道。

“叫我劉隊長就好。你也是這家公司的負責人”

“我是這家公司負責人的老公,你有什麼事情可以來問我。”

林燃憨憨的笑著說道,同時伸手,把劉隊長迎進公司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