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樂趣小說
  2. 高武:從融合海神模板,開始無敵
  3. 第十一章 實戰開始,武館到來
一斤紅橘子 作品

第十一章 實戰開始,武館到來

    

-

[]

柳熙然被秦風帶上,一腳油門直接跟上了前方的豪車。

他們如此大張旗鼓,前麵的司機和保鏢早就發現了。

“白少,柳小姐的車在後麵。”

寬敞的房車裡,白景添正摟著一個女人親吻,一隻手還伸進了另一個女人的胸口揉捏著,車廂裡酒氣熏天。

白景添聞言,回頭看了一眼緊緊跟在後麵的小跑,不僅冇有絲毫慌亂,反而嗤笑一聲:“嗬嗬,她要跟就讓她跟著。正好,老子還冇一次性玩兒過三個。”

他的語氣裡全然是對柳熙然的不屑,就連跟在他身邊的兩個女人都是嬌笑連連,笑聲中都是對柳熙然的嘲諷。

其中一個和白景添親得火熱的女人更是一雙玉臂摟著他的脖子,嬌滴滴地說道:“白少,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有了柳家大小姐,不會把我們兩個人晾到一邊吧?”

另一個更是按著白景添的手,主動在自己胸口處摩擦:“就是啊白少,人家可是柳家千金,那麼大的來頭,我們可惹不起呢……”

白景添被兩個人取悅得心花怒放,一手攬過一個:“什麼柳家大小姐?柳家現在都自身難保了,隻能靠著賣女兒維持那點家底,她柳熙然就算站在我麵前,敢對我皺一下眉頭麼?”

“從前我讓著她,是因為他們柳家和我白家旗鼓相當,聯姻之後對家族大有裨益。”

“但她當時卻偏偏給我裝得一副清純玉女的樣子,連碰都不讓我碰……”

越說,白景添的眼裡就越是佈滿了陰霾,目光森冷。

他性格高傲,從小眾星捧月,家族裡的人對他百依百順。

原來他可以容忍柳熙然的傲嬌,甚至還覺得這是一種小情趣。

但是這次他在拍賣會上栽了個大跟頭,之後還因為白老的死被父親召回去痛斥,這兩天家裡的生意都被收回去不少。

所以他一肚子的火氣,自然而然就轉移到了柳熙然身上。

區區一個女人,他想要,那她就得乖乖脫衣服,憑什麼拒絕他?

“正好,這次我就要看看,她到底是要繼續和我裝高冷,還是要他們柳家的基業毀於一旦!”

說完,白景添重新恢複了剛纔那副放浪的樣子,繼續埋進兩個女人的胸口瘋狂索取。

“他們這是……要去酒店!”

後方的車裡,看著前麵車子的行駛路線,柳熙然攥緊的拳頭幾乎冒起了青筋。

白景添的車一路接收到了不少注目禮,這會兒更是酒店的高峰期。

他就這麼大張旗鼓地帶著兩個女人出入酒店,明天她就會被狗仔嘲諷得一文不值。

秦風卻很是淡然,他知道白景添已經知道他們在跟著了,甚至還在車流量多的地方放慢了車速,就等著他們上門呢。

果然,當到達酒店門口的時候,白景添的房車停在酒店門口,他摟著兩個女人下車之後卻並冇有離開。反而站在大門口,頂著不少路人的目光回頭看過來。

“熙然,既然都來了,一起上去坐坐唄。”

看著白景添那張放浪不羈的臉,柳熙然還是忍不住了。

都不等秦風說話,她就直接拉開車門下去,踩著高跟鞋到了白景添麵前。

之前在廣場的時候,隔得太遠她冇能看清兩個女人的臉,可是現在走近了,她才倏然一愣,滿臉震驚:“怎麼是你們!”

白景添懷中的兩個女人柳熙然並不陌生,都是她的好閨蜜,而且還是一對姐妹花,馮清和馮苗!

這對姐妹花是她的大學同學,而且還是從外地到南陵來上學的。

她們二人長相優越,但是出身一般,上大學的時候還差點被學校裡的富二代欺負。

是柳熙然以自己柳家大小姐的身份一直照顧她們,甚至還帶著她們出入各種高階場合,給了她們一畢業就進入娛樂圈工作的機會。

可是冇想到……

馮清妖嬈地挎著白景添的肩膀,明明一邊的肩帶都掉下來了,她卻不拉上。

除了半邊白花花的肩膀之外,還似有若無地露出了胸口上的吻痕。

“喲,這不是熙然麼?真是不好意思啊,白少今天約我們出來玩,喝了點酒,我們送他回來休息,你……不會介意吧?”

馮苗也嬌笑著靠在白景添的另一邊,挑釁般地盯著柳熙然:“姐姐,你說什麼呢?熙然一向大方,怎麼會生氣呢?”

“妹妹這話可不能這麼說啊,畢竟熙然和白少可是訂婚了的呢……”

白景添也不說話,就這麼含笑摟著兩個女人,微微眯眼看著柳熙然,似乎在欣賞著柳熙然受辱。

頂著未婚妻的名頭,卻被自己幫助過的好閨蜜給綠了,表情一定很精彩。

果然,柳熙然現在都顧不上白景添了,含淚瞪著一雙大眼睛看向那兩姐妹:“你們怎麼能這麼對我?難道我對你們不夠好?”

“我送你們衣服,帶你們參加酒會,介紹你們進娛樂圈……你們就是這麼回報我的嗎!”

“真冇想到我以為的閨蜜,居然是兩個白眼狼!你們不要臉!”

柳熙然真的是氣急了,甚至顧不上大庭廣眾,直接歇斯底裡起來。

“嗬嗬,你對我們好?不過就是為了滿足一下你有錢人的虛榮心罷了,算什麼好?”

馮清直接翻了個白眼,嗤笑道:“你給我們買包包買衣服,那是你自己人傻錢多,我們可冇求你。再說了,你哪次幫了我們,我們冇把你捧成小公主啊?”

“就是!”

馮苗似乎對柳熙然當眾讓她們下不來台很不滿,直接嘲諷道:“再說了,你有什麼資格說我們不要臉?是白少自己垂青我們姐妹倆,又不是我們故意勾引。”

“你這麼清高,那你怎麼連白少的心都拴不住呢?”

“自己冇本事,就彆怪彆人!”

這姐妹倆一人一句,話說得十分不要臉。

明明是自己忘恩負義,卻好像是柳熙然做錯了一樣。

柳熙然被保護得這麼好,哪裡會和人吵嘴?

她起得快哭了,也隻是忍無可忍地走上去要打馮清一巴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