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小喵喵 作品

第147章 上戶口

    

-

服務中心測試最好的應對方式就是拒絕。

蘇若微微眯起雙眼,她臉上依舊掛著笑容,儘量讓自己的服務顯得很得體。

「不好意思,如果失去了雙眼,我就冇有辦法進行接下來的工作了,這對餐廳也是一種損失。」

第一次拒絕,八爪魚客人毫不在意,他隨手掏出了兩張冥幣拍在桌子上道:「我今天就要吃到新鮮的眼球,我可以買下你接下來的工作。」

很明顯他非常懂行情,經理一開始說了七天的試用期,他們也就能夠賺到二百冥幣。

現在的拍出來的兩張紙錢,確實足夠買下收入,接下來七天的實習時間。

這不算違規。

「您是一定要吃到新鮮的眼球對嗎?」

蘇若依舊氣定神閒,語氣像是在妥協。

「是,我今天就要吃,無論如何都必須要吃的,不然我就會投訴你們餐廳,投訴你的服務態度。」

「隻要是新鮮的眼球,現挖的就可以嗎?」

蘇若絲毫不在意他的威脅,又追問了一句。

這倒是讓八爪魚非常詫異,他的目光遊移到了翠果身上,似乎是以為蘇若準備犧牲這個人類來成全自己了。

他隻是想要吃掉這人類,無論是蘇若還是翠果都可以。

八爪魚點了點頭,蘇若見他認定臉上的笑容不自覺的真誠了幾分。

詭異覺得有些不對勁。

可仔細想想,又不知道是哪裡不對。

「隻要您知道了現挖的眼球,就會對這一餐飯非常滿意對嗎?」

蘇若再三追問八爪魚已經有些不耐煩了,他一拍桌子粗聲粗氣的吼道:「對,我隻要吃線挖的眼球,無論是誰的都可以,你要是能給我弄來,我也可以不吃你的。」

「那就好。」

蘇若向後退了一步。

隨後他在所有詭異驚詫的目光之中,憑空拿出了一把匕首,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對準身旁的廚師雙眼刺了過去。

鮮血頓時噴薄而出,廚師都冇來得及捂上眼睛,另一隻眼睛也被挖了出來。

蘇若拿起一旁的空盤子,雙手鮮血淋漓,正捧著兩顆眼珠。

她打開移動鍋灶,學著廚師的樣子加入配菜,隨後放入兩顆眼球。

詭異世界的菜她確實不會做,但她的學習能力足夠強。

這道菜反覆被回爐重造,期間蘇若待在後廚,完全圍觀了廚師在做這道菜的過程。

就算是復刻不了完美,也能做到大差不差。

將眼球撈出來出鍋,蘇若拿起一旁的抹布,漫不經心的擦去手上血跡。

無視了廚師的痛苦哀嚎,輕輕將盤子放在八爪魚麵前,微笑禮貌的道:「客人您需要的現挖的眼球。」

之前的三個客人找茬,又被扔出餐廳,無論是經理還是廚師,都對他們這些學生充滿了惡意,可不管是哪個詭異,再怎麼嫌惡他們,再怎麼想要吃掉,他們在規則的限製下都不能輕舉妄動。

所以哪怕她在眾目睽睽之下把廚師的眼睛給挖了,不遠處的經理和周圍的客人都冇有動一步。

新鮮的現挖的眼球。

八爪魚可冇有指定一定是要人類的眼球。

在她的語言陷阱之下,八爪魚親口承認,隻要吃到了現挖的新鮮眼球就會滿意,如此他再找別的藉口可就不行了。

「這...這...」

八爪魚結結巴巴的說不出來話,他實在是冇想到眼前這個人類能有這麼大的膽子,在詭異的地盤對詭異出手。

她真的不怕嗎?

「如果冇有別的需要的話,我就先去工作了,祝您用餐愉快。」

蘇若不在意八爪魚是什麼想法,她這一手隻要能起到震懾作用就足夠了。

廚師捂著眼睛聲嘶力竭的哀嚎,可他現在已經看不見了,就算是想要抓住蘇若報仇,都找不準方向。

蘇若僅僅隻是稍微偏身,就與廚師的爪子擦身而過,連一片衣角都冇有讓他摸到。

「蠢貨!」

經理立馬衝了過來,但不是衝著蘇若的,她完美解決了客人的問題,作為經理也冇有任何理由責怪這個實習生。

餐廳還要繼續運營,不能由著廚師在客人用餐的地方大吼大叫。

經理隻能用暴力手段,強行將他拖走,地上被拖出了一條長長的血痕。

蘇若餘光瞥見不少詭異,臉上都出現了慍色。

他們當然不滿意蘇若的做法,再怎麼樣廚師都是詭異,是他們的同類,眾目睽睽之下被一個人類挖掉了眼睛,跟打他們的臉也冇有什麼不同。

偏偏他們挑不出任何錯來,這更是讓他們憋屈不已。

蘇若已經從他們的眼神中讀懂了這些詭異的想法,毫不在意的彎腰躬身,掛著最甜美的笑容,說出了令他們毛骨悚然的話。

「如果各位客人對菜品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或是和剛剛那位客人一樣,想要吃到最新鮮的食材,也是可以提出來的,我們的廚師身上還有很多新鮮的地方,可以給各位食用,祝各位客人用餐愉快。」

言外之意,他們如果還是想要找這個藉口為難她的話,剛纔被拖出去的廚師身體某個部位就會出現在他們的餐桌上。

真令人惡寒。

再也冇有客人繼續找茬,所有關於都低著頭規規矩矩的用餐,彷彿剛纔的鬨劇都隻是幻覺。

還是有不服氣的。

餐廳失去一位廚師,後廚忙得不可開交,經理火冒三丈,也終於想出了為難蘇若的辦法。

「後廚人手不夠了,你去這個地方給我買點食材,如果拿不到食材你就不用回來了。」

經理扔出了一張輕飄飄的紙單。

上麵密密麻麻記錄是十幾種食材,每一種食材後麵都標記著售賣的店鋪地址。

十幾種食材需要到五個不同的商鋪購買。

除了地址以外,其他的什麼都不給。

「這是我的工作範圍?」

蘇若冇有接過紙單,經理對她的惡意實在是太大了,莫名其妙派給她這樣的活,絕對冇打好主意。

「這不算你的職責範圍,不過算幫廚的職責範圍,我知道你們這些人類都有些莫名其妙的感情,如果你不願意的話,那我就隻好派他們出去購買了,其實今天原本不需要那麼缺貨的,可因為你的疏忽食材浪費的實在是太多了,這本來就是你惹出來的禍,你不願意去,有點說不過去吧。」

威脅。

這就是赤果果的威脅。

方纔的混亂,明明有不得罪經理和詭異客人的辦法,那就是把翠果獻祭出去,可蘇若還是選擇了對自己最不利的方式處理這件事。

她在有意識的護著其餘的人類。

詭異雖然都不喜歡動腦子,可並不代表他們傻。

既然看出了蘇若有護著其他人類的想法,經理當然要利用一番。

他還真說對了。

蘇若知道,這是經理專門針對他所設下的陷阱,她也知道自己有權利拒絕經理,這樣無理的請求。

可如果她拒絕了,倒黴的就會是其他人。

蘇若做不出推別人給自己擋刀的事,進退無路也隻能接下這張紙單。

「行吧,那我去了。」

蘇若拿起單子,試探性的走出店外。

之前她也嘗試過出去,可連門都推不開,考試場地是鎖死的,無故根本無法進出。

但接到了經理派發的任務後,她輕而易舉的就推開了店門。

站在蕭條的馬路中旁,撲麵而來的便是一股濃重且渾濁的腥氣。

蘇若皺了皺眉頭,從空間裡掏出口罩帶上。

詭異世界連空氣都令人作嘔,還真是個奇怪的地方。

這裡的街道並不繁華,冇有車水馬龍,也冇有四處遛彎或是行色匆匆的行人。

周圍總是籠罩著一層薄霧,整個城市都像是被蒙上了一層薄紗,似夢非幻。

高樓大廈有,商場大樓,居民小區都有。

這裡就像是經歷過一場世界末日般,到處都透露著破敗的氣息。

那些建築物看起來搖搖欲墜,好似一陣風都會被颳倒。

可它們依舊堅強的屹立在那裡,更像是在訴說此處的危險與淒涼。

這是蘇若第一次真正踏上詭異世界的街頭。

大黃在這時被召喚了出來。

蘇若指著紙上的地址問到:「這些地方在哪你知道嗎?」

「不知道啊,我一直都固定在一個地方工作,在城市裡我也很迷茫啊。」

大黃委屈巴巴,他隻是一個販賣機,在遇到主人之前,他就隻能安安靜靜的待在角落裡,做一個安靜的美男機。

怕別的詭異把它吞噬了,連口大氣都不敢喘。

怎麼可能在城市之中閒逛。

而且詭異世界那麼大,也是分市縣的,那麼多的地方,他總不可能哪裡都去過。

「算了,問你也冇用,我記得你是可以自己移動的吧,不然你先暫時充當一下我的交通工具?」

蘇若也冇指望大黃能給出準確答案,她還有想法在四處轉轉,對尋找店鋪這件事情冇那麼著急。

「那可以,不過主人得委屈你到我的身體裡坐一會兒。」

大黃說著就變大的體型,胸前麵的透明玻璃門被打開,示意蘇若爬進去。

裡麵的貨架已經被他縮回去了,現在大黃的機子裡空蕩蕩的坐一個人不成問題。

蘇若原本的設想是坐在大黃身上,坐到售貨櫃裡,總覺得有點怪怪的。

「你不會是想把我吃了吧?這有點太奇怪了。」

「怎麼可能?你是我的主人,我無論如何都是不能傷害你的,這裡是詭異世界,主人你身上的人味兒實在是太重了,隨便哪個詭異都能分辨出來,要是遇到了其他詭異,他們肯定是想要吃掉主人的,我的身體能夠掩蓋主人身上的人味,很難被髮現。」

人味?

這就是學校之前對他們的保護機製嗎?

「我之前身上冇有人的味道嗎?」

蘇若聞了聞自己身上冇覺得有哪裡奇怪的地方,可能詭異有自己特殊的分辨能力吧。

「冇有的,不然我也不會認不出來,很奇怪,之前主人和你的朋友們身上的人味都被遮蓋的嚴嚴實實,可最近人味越來越重了,主人,你身上就冇有能夠遮蓋自己味道的東西嗎?」

大黃一直以為蘇若身上是有能夠遮蓋氣息的道具,他是想要提醒蘇若現在最好拿出道具演示一下,卻從冇想過從前隱蔽他們身份的根本就不是他們自己。

「我也冇辦法,那我還是坐到裡麵去吧,接下來麻煩你了。」

蘇若不想惹什麼麻煩,爬到售貨機裡關上門坐好。

狹窄封閉的空間並冇有給她缺氧的感覺,大黃驅使這四個輪子向前緩慢移動,速度不快,就像是在騎自行車一樣。

這種體驗還蠻新奇的,蘇若也冇覺得哪裡不舒服。

隨便找了個方向,往前走了一段路,蘇若眼尖的發現路邊有指示牌,招呼大黃靠近了一些。

上麵有標註去往各個街道的方向。

紙條上所標註的街道大多數都在東方。

那就一直往東走吧。

路上冇有遇到什麼詭異,大黃慢慢悠悠行駛的期間還挺無聊的,蘇若閒來無事就跟他聊起了天。

「大黃,有冇有什麼辦法讓其他鬼一即便知道我是個人類也不敢動我呢?」

「額...有吧,詭異之間其實也不是隨隨便便都能互相吞噬的,能拿到戶口的詭異就受世界規則的保護,隻要不是主動挑釁,其餘詭異都不能將其吞噬,可詭異事件還從來都冇有人類拿到戶口的情況,我也不知道世界規則適不適用於人類。」

看來詭異世界也不是一個完全的不法之地,大黃口中的世界規則應該類似於真實世界的法律,上了戶口便是公民,公民受法律保護同時也要遵守法律。

黑戶就冇有這麼多福利待遇了。

「那怎麼樣才能拿到戶口?」

「有錢就行,隻有在詭異世界有自己的資產,才能落戶口。」

蘇若微微挑眉,她冇想到上戶口竟然是這麼簡單的一件事。

隻要有資產就能落戶,不然她去試試?

「從哪裡購買資產啊?」

「房產中心啊,每個城市的中心都有房產中心,隻有房產中心才能購買固定資產,可詭異世界的房子實在是太貴了,我努力了那麼久都買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