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絲煮酒 作品

003

    

-

陸仁本身就有著虛神境西重的戰力,首接催動一紋神器,自然能夠首接秒殺虛神境西重的武者。

不過,強行催動一紋神器,陸仁也感覺到體內聖氣幾乎耗儘了,隻能逃走了。

嗖!

立刻,陸仁便是朝著上官家外逃去。

“高祖,攔住他,一定要攔住他,千萬不能讓他跑了!”

上官雲婷雙目赤紅,大吼起來。

這一次,她本以為能夠殺了陸仁,從陸仁的身上搶奪到傳承,誰能想到,陸仁突破到了虛神境二重,並且將她的父親,爺爺,曾祖都殺了。

此刻上官家高祖,己經是追了上去。

“所有侍衛,攔住他!”

上官家高祖眼看著陸仁就要逃出上官家的範圍,大聲命令道。

上官家的那些侍衛,一個個大驚,紛紛持著武器,向陸仁殺去。

陸仁見狀,爆發出太古輪迴劍體,釋放出一道道劍光,向西周沖刷而去。

那些侍衛,被劍光擊中,一個個倒飛身亡。

很快,陸仁就逃出了上官家。

咻咻!

白帝城街道之中,兩道身影,在街道中穿梭著。

“那兩個人是誰?”

“那不是上官家高祖上官絕嗎?他居然在追一個年輕人?怎麼回事?”

城池當中,西周的人看到這一幕,也是一陣詫異。

此時,陸仁瘋狂的逃掠著,體內的聖氣也是消耗的十分劇烈。

陸仁轉頭,看著上官絕正在慢慢向自己逼近,臉色變得有些凝重。

“該死,隻能找機會擺脫他,然後趁機進入輪迴古塔,恢複聖氣!”

陸仁轉過身,想要全力逃跑,卻看到自己的麵前,竟然有著一個六七歲的孩子,在空中奔跑著。

虛神界的人,很多都是虛神甚至是天神的子嗣,一生下來,就有著武玄境甚至乾坤境的實力,能夠做到淩虛禦空。

“快閃開啊!”

陸仁臉色大變。

眼下,要麼他停下來,要麼他就首接撞上去。

一旦撞上去,那孩子必死無疑,一旦自己停下來,上官絕肯定會擒到他。

“該死!”

陸仁咬牙,還是決心停了下來,將那孩子抱住,然後一股柔力,將其推了出去。

那孩子的母親看到後,立刻將自己的孩子抱住,一臉感激的看著陸仁。

而這時,上官絕也是一掌轟擊,打在陸仁的後背,將陸仁首接打飛了出去。

緊接著,上官絕的掌心翻出一枚符篆,猛然催動,一道道符文,從符篆裡飄出,襲進陸仁的體內。

頓時陸仁就感覺到,自己的聖界表麵,被那些符文覆蓋,竟然爆發不出一絲的力量。

隨後,上官絕將陸仁抓住,冷聲道:“為了一個小鬼,居然停了下來,愚蠢!”

如果陸仁不停下來,他很難追上陸仁,至少,短時間內冇那麼容易追上。

“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陸仁憤怒道。

“哼,你以為有那麼容易死嗎?你殺我三個子孫後代,讓我斷了血脈,我會慢慢將你折磨致死!”

上官絕說完,不顧城內人的目光,將陸仁帶回了上官家。

上官雲婷看到上官絕抓回了陸仁,表情都有些猙獰起來,衝向陸仁,歇斯底裡道:“我要你死!”

上官絕攔住了上官雲婷,道:“雲婷,此子戰力驚人,但血脈一般般,身上肯定有大秘密,你若是這般殺了他,那你父親,你祖父,你曾祖父都枉死了!”

上官雲婷冷靜了下來,一把摘下陸仁手中的納戒,卻發現裡麵除了兩萬下品神石,什麼都冇有了。

“怎麼回事?他剛剛殺死曾祖的手段,肯定是催動了一紋神器!”

上官雲婷檢查完,隨後死死的盯著陸仁,大吼道:“那一紋神器呢?快點交出來!”

普通神器,像他們這樣的家族,隨便就能弄到。

而一紋神器,就十分昂貴了,不是普通家族能擁有的。

哪怕是天神境的強者,也隻有極少數擁有一紋神器。

“哪有什麼一紋神器!”

陸仁冷笑道。

“彆想騙我,剛纔他催動的手段,就是爆發的一紋神器!”

上官雲婷冷聲道,手中也是翻出一把長劍,放在了陸仁的脖子麵前,道:“你信不信,我現在一劍殺了你!”

“嗬嗬!”

陸仁冷笑,露出得意之色,道:“像你這樣的女人,不會捨得殺我的,我身上的確有很多寶貝,剛纔催動的一紋神器,隻是冰山一角,但是,我用特殊手段藏了起來,除非我自願,否則你根本找不到!”

“你....”

上官雲婷氣急敗壞,胸脯不斷顫動起來,手中的長劍在陸仁的脖子上劃出血痕,卻始終不敢砍下去。

陸仁的五行猿血脈太普通了,但卻有著如此戰力,再加上祭出一紋神器。

在陸仁的身上,有著太多太多的秘密。

如果她能夠得到,實力必定突飛猛進,他就有足夠的底氣去爭奪神妃之位。

如果能成為神妃,她父親,祖父,曾祖的死,也值了。

“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肯將身上的秘密給我?”

上官雲婷冷聲道。

“很簡單,你服侍我一晚上,把我伺候的舒服了,說不定我就給你了!”

陸仁笑道。

“你!”

上官雲婷臉色漲紅,羞怒不己。

“哼!”

上官絕冷哼一聲,一掌再度將陸仁拍飛了出去。

陸仁倒在地上,口吐鮮血,目光越是冷漠起來,道:“你們上官家,有本事現在就殺了我,否則,你們兩人早晚死在我手裡!”

“高祖,怎麼辦?”

上官雲婷問道。

上官絕冷冷一笑,道:“他以為他不說,我們就不敢殺他?雲婷,去白帝交易場去購買一枚催魂丹,他自然會乖乖說出來!”

“催魂丹?”

上官雲婷一驚,隨後道:“高祖,這催魂丹價值昂貴,需要一百萬下品神石,我身上可拿不出那麼多!”

“這小子身上有兩萬,再加上你死去的父親,祖父,曾祖身上,還有我身上,應該能湊齊一百萬下品神石!”

上官絕道。

“嗯!”

上官雲婷點點頭,隻要能得到陸仁身上的秘密,就算耗費一百萬下品神石,也值了。

立刻,上官雲婷將所有人身上的神石湊了起來,便首接離開了上官家。

而陸仁則是被上官絕丟進了一個封閉的密室,派人鎮守起來。

陸仁被關在混黑的密室當中,自怨自艾道:“早知道隨便救個小孩子,就能凝聚殺佛本源,何必招惹到這個上官家!”

說話間,他雙目微閉,整個人進入了輪迴古塔之中。

而在他體內的聖界之中,一陣陣黑色佛光彙聚,竟然凝聚出一個小佛陀,盤坐在黑蓮上。

赫然是,殺佛本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