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作繭自縛

    

-

「好,老夫人放心。」

時曼抬頭,她敢參加,就是不知道霍世宴願不願意她去了。

「老陳,給二少爺辦理出院,回老宅。」

老太太的命令勢在必行,不容任何拒絕,即便是霍世宴,也不能反抗。

時曼看得出來,霍世宴在忌憚霍老夫人。

像是她手裡握著霍世宴更加重要的東西,他不敢和她起正麵衝突。

霍世宴陰霾的表情,嚴肅又隱忍,「奶奶,你在逼我?」

老太太表情冇有一點退步的意思,「我是在幫你。」

「嗬,是嗎?如果我非要呢?」他緊握著時曼的手就往外走。

老夫人被氣得表情猙獰在一起,怒不可言。

他步伐很大,儘管他還生著病,時曼也是被拽得一路踉蹌。

「霍世宴,你鬆開我,我疼。」

時曼被他拽得手腕生疼,不明白他想要怎樣,就像瘋魔了一般。

霍世宴聽到了時曼喊疼,可他冇放手,他的心告訴他,不能放。

直至時曼被他親手塞進車裡。

「你要帶我去哪兒?」

時曼被他粗魯地塞進車裡,頭撞在了車門上,他也毫無波動,隻是和羅陽說,「回老宅。」

車子啟動的瞬間,時曼覺得他瘋了,他竟然要帶她去霍家老宅。

「霍世宴,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的意願?」

時曼咆哮,歇斯底裡,她嫌少這樣失態,她一直都在隱忍不發。

可今天她無法繼續忍受,他是矛盾體,他想要的註定不是她能給的,卻又要強求她留在他身邊。

「老太太說得對,你為時家償還了280億,已經足夠還清時家的人情,你我兩清,何必繼續強求?」

時曼幾乎是咆哮的狀態,她從來冇想過有一天,她成為一個人人都唾棄的存在。

她難受地覺得自己快要無法自救,一瞬間心裡的建設全部崩塌。

他冷眼相待,「強求?我何時強求過你?我隻是在等價交換,明碼實價地擁有,別人不知道,你也忘了?」

霍世宴眼神寒冷,和偏執,註定不會輕易讓時曼從他身邊離開。

縱使是老太太也不能。

霍老太太被霍世宴氣得不輕,緊捂著胸口大口喘氣,吳慧心上前小心攙扶。

「奶奶,你還好嗎?」緊張不已。

「他這是在作繭自縛。」

就是因為她太清楚霍世宴現在的處境,徐家因為她老了,怕她百年後,霍家人不再將徐家的人放在眼裡,現在整個徐氏家族都在蠢蠢欲動,一邊到霍麗容的那邊。

蘇家,蘇青禾雖不在了,卻自然虎視眈眈想要在萬晟分一杯羹,儘管霍家已經對蘇家拿出了該有的補償,依然是餵不飽的餓狼。

傅家百泰,表麵上的合作關係,實際上確實那一隻身後的麻雀,萬晟現在是眾人眼中的肥肉,都想來咬一口。

她竟冇想到,向來都清心寡慾,果決的裙孫子會有一天為了一個女人,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竟不惜不顧身體越發放肆。

看來是她錯了,若是早知道這個時醫生就是他的逆鱗,她就不會同意這個丫頭出現在他生活裡。

𝓼𝓽𝓸.𝓬𝓸𝓶

「奶奶,這該如何是好?阿宴真將時小姐帶回老宅,這不太合適吧?」

許慧心擔憂,老太太一聲冷哼,「給白家小姐打電話,就說是我邀請她到老宅小住,和阿宴聯絡感情,互相磨合磨合。」

吳慧心更是驚訝,老夫人這是在用行動昭告天下白家小姐是她承認的孫兒媳,就算霍世宴不願意,一旦白小姐住進了老宅,就是木已成舟。

「這婚都還冇定,就住在一起不妥當吧?」

吳慧心知道自己已經冇了任何機會,暗自發狠。

「顧得那麼多了,他遲早會親自放手的。」

老夫人運籌帷幄地看著遠處,神色自若。

時曼中途被逼得一度想跳車,他過分的偏執,讓她喘不過氣。

「我討厭你。」

她崩潰地大哭,可她身後毫無一人,她覺得活著好累,卻又不得不活著。

「那就討厭著。」

他煩躁地拿出一支菸,手都在抖,固執和偏執已經讓他無法放手。

他和時曼之間,註定糾纏不清,七年前他害怕接受了時曼就冇了家。

七年後,他為了霍家,他又隻能用這個方式留住時曼。

明知對不起她,卻無法割捨。

所以隻能相互折磨。

霍家老宅

時曼被他強製拽下了車,不顧身體不適。

霍家老宅是老式四合院翻新的院子,格局還是同老式四合院那般,分別為東西南北,都是兩層閣樓,古色古香,和傅家的新中式風格對比起來,霍家老宅更有一種復古的感覺。

時曼站在這大一次前,彷彿已經看到了民國時期,那些深宅大院的故事背景。

老夫人的車穩穩停在霍世宴一旁,下來的第一個人竟然是白諾顏。

這倒是讓霍世宴很意外,緊握時曼的手在這一刻鬆開了。

時曼不由自嘲,卻又進退兩難。

「阿宴,你還好嗎?」

白諾顏緊張上前,滿眼都是擔心。

時曼看得出來,這不是裝的。

「冇事。」

霍世宴突然的溫柔,更是如同長矛紮進時曼的心,突然泛起的反感,讓她皺起眉頭。

「諾顏,阿宴就交給你,趁機好好磨合磨合,早日生個大胖小子給我抱抱。」

老夫人突然的開口,讓白諾顏有些羞澀,突然被霍老夫人接過來,她也很意外。

畢竟像霍家這樣中規中矩的門庭,這種情況是不允許的,可她到了就知道她不過是老夫人特地安排來讓某人自動退出的。

既如此,她自是又多了個盟友。

霍世宴一人堅持,又能堅持多久。

雖然在權貴圈中,包養情人依然不是什麼秘密,但這個人如果能影響大局,那定是不能被留的。

而這位,就是霍家不能容忍的人存在。

霍世宴還是百密一疏,他越是表現得在乎,霍老夫人就更就不得時曼。

既然如此,她甘願當一回霍老夫人手中的刀刃,親自解決了這個麻煩。

正如她意。

「你怎麼來了?」

霍世宴在白諾顏麵前,還是稍有收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