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樂趣小說
  2. 嘉平關紀事
  3. 2120 神秘訪客2.0
浩燁樂 作品

2120 神秘訪客2.0

    

-

聽到梅林的話,沈昊林、沈茶停下了腳步,站在原地,朝著茶樓的方向看去。

就看到茶樓的跑堂夥計小六子,從茶樓裡麵跑了出來,跟甄不悔交流了幾句,就把三個人請了進去。

“提前跟二爺爺打好招呼了?”沈昊林看看沈茶,看到她點頭,拉著她的手,往茶樓的方向走,一邊走一邊說道,“二爺爺又有事情可做了。”

“國公爺,這話又是從何說起的?二爺可不高興了。”

“不高興?為什麼不高興?”沈昊林無奈的扯扯嘴角,“是因為我們又給他找麻煩了?”

“可不是嘛!”影五苦笑了一下,說道,“下午我去茶樓跟二爺打招呼的時候,二爺說這段時間,咱們的事兒還挺多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就冇一個清閒的時候。”他一攤手,聳聳肩,說道,“不過,我跟他說,這次的人可是不一樣的,那是那兩位王爺最倚重的人來了,可能以後是我們老大最有力的競爭者。我這麼一說,二爺的興趣一下子就上來了,說一切交給他來安排。”

“我?最有力的競爭者?”沈茶一愣,一臉不解的看著影五,“我跟他有什麼可競爭的?”

“自然是那兩位手裡的勢力啊!”影五壞笑了一下,“他們經營了這麼多年,總不能便宜外人去啊。那個傢夥再怎麼說,也是金國的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啊!他這一代肯定是不會跟我們反目成仇的,可他的子子孫孫呢?我們就不知道了。為了以防萬一,這種勢力還是掌握在自己的手裡比較好。”

“說的是很有道理,但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有個結果的。你說的那些呢,那兩位成了精的老狐狸肯定能想得到的,那就讓他們去決定,我們不要插手,順其自然就好。”沈茶點點頭,看了一眼沈昊林,笑了笑,說道,“兄長以為如何?”

“嗯!”沈昊林點點頭,“這些不是我們考慮的,就算交到我們手上,我們也是要在陛下麵前過了明路的,看陛下應該如何處置。”

“是這樣的。”沈茶點點頭,“二爺爺有興趣的,恐怕並不是那位是我的什麼競爭者,他是覺得終於來了一個比甄不悔更能跟那兩位說上話的人。”

“他有話轉給兩位叔祖,自然要找叔祖身邊最親近的。”

沈昊林拉著沈茶走到了茶樓門前,冇等裡麵有人迎接,兩個人直接就進去了。

小六子剛把那三個人安頓好,從二樓下來就看到沈昊林、沈茶帶著影五和梅林來了,他趕緊小跑了兩步,跑到他們跟前,朝著沈昊林、沈茶行了禮。

“國公爺,老大,人到了。”

“知道了。”沈茶點點頭,目光在一樓大堂巡視了一番,好奇的問道,“二爺爺呢?”

“在上麵。”小六子伸手指了指二樓,壓低聲音說道,“咱們快點上去吧,包廂裡的氣氛好像不太對。”

沈昊林和沈茶點點,跟著小六子上了樓,穿過長長的走廊,來到儘頭的包廂。

小六子輕輕敲了敲門,把包廂的門推開,請沈昊林、沈茶、梅林和影五進去。等人進去之後,他把門重新關上,自己則是守在門口。

包廂裡麵,沈昊林、沈茶先是給蔣二爺見了禮,又跟甄不悔、和掌櫃打了個招呼,一行人的目光同時落在了那個不怎麼陌生、也不怎麼熟悉的人身上。

“黑祿兒見過國公爺、大將軍。”神秘來客,金國的大統領黑祿兒,一板一眼的給沈昊林、沈茶行禮,“真是好像不見了。”

“黑統領彆來無恙。”沈昊林和沈茶還了禮,先請蔣二爺坐了,然後才輪到黑祿兒,“請坐。”

“多謝。”等大家都坐下之後,黑祿兒看看沈昊林,又看看沈茶,說道,“距離上一次見麵,已經過去好幾年了,原本以為,我們會在宜青府相見,冇想到竟然提前了。”

“黑統領,您千裡迢迢從宜青府跑到大夏邊關,還用這種掩人耳目的方式,不是就想跟我們敘舊吧?”沈昊林冷著一張臉,冇什麼表情的看著他,盯了好一會兒,又看看甄不悔、和掌櫃,“兩位,不介紹一下這位新朋友嗎?”

“國公爺、小主人見諒,黑公子隻是”甄不悔偷偷在背後掐了黑祿兒一下,譴責他突然臨場發揮,這明明跟他們之前說好的不一樣。

“國公爺,小主人,重新自我介紹一下。”黑祿兒揉揉自己被掐的地方,不好意思的笑笑,“在下荊王府二公子義子黑祿兒,奉義父的命令來麵見國公爺和小主人。剛剛失禮之處,還請國公爺和小主人見諒。”

“黑統領這態度轉變的還挺快啊!”沈茶輕輕一挑眉,臉上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說道,“如何證明你的身份?總不能憑你一張嘴吧?”

“當然不會。”黑祿兒輕輕搖搖頭,從懷裡拿出了一封信,雙手捧到了沈昊林、沈茶的麵前,“義父的親筆信,且有他的印章。”

沈昊林撕開之後,跟沈茶一起看,心裡麵的內容無非就是證明瞭一下黑祿兒的身份之類的,信的尾端落著楚寒公子的印章和簽名。

他們之前跟楚寒公子確實有過書信的往來,字跡是一樣的,落款是一樣的,私印也是一樣的。

“黑統領選擇這個時候來邊關,是為什麼?宜青府撐不住了?”沈茶把那封信丟進了火盆裡,看著它燒成了灰燼,輕輕一挑眉,“還是完顏青木又瞎折騰了?”

“小主人明鑒,都有。”黑祿兒微微欠身,看了看蔣二爺,又看看甄不悔、和掌櫃,“這”

“你們兩個”蔣二爺站起身來,朝著甄不悔、和掌櫃招招手,“跟我去喝茶。”

甄不悔、和掌櫃知道他們要談很重要的事情,也不方便打擾,站起身來,朝著沈昊林、沈茶行了禮,跟著蔣二爺離開了包廂。

影五和梅林把三個人送出去,也冇有進來,而是關好了包廂的門,跟小六子一起守在門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