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樂趣小說
  2. 嘉平關紀事
  3. 2122 神秘訪客4.0
浩燁樂 作品

2122 神秘訪客4.0

    

-

“小主人,話是這麼說冇錯,我們也能做得到,但完顏萍的小妹”黑祿兒輕輕搖搖頭,“未必能做得到,她這方麵的能力不是那麼的強。”

“這種能力,是需要日積累月的磨鍊的,現在就是很好的時機,不是嗎?”

“說的是,可是”黑祿兒輕輕搖搖頭,“”根據我這幾個月的觀察,如果這場對峙依然不能結束的話,恐怕她也命不久矣了。”他看看沈茶,又看看沈昊林,“雖然這可能對我們有利,但有她牽製著完顏青木,我們這邊的壓力會少很多的。”

“你想錯了,你接觸那麼多完顏家的人,哪一個是省油的燈?隻不過是經過事、冇經過事的區彆罷了。”沈茶冷笑了一聲,“這樣吧,你回去之後,要好好的開解她,不要讓她鑽牛角尖,完顏青木又不是青麵獠牙的怪獸,就算真的打起來了,未必會輸,對吧?”

“如果按照大家擺出來的實力來看,輸是一定的,但是完顏青木那邊情況越來越複雜了。因為完顏青木自己瞎折騰,原本表示中立的陣營現在已經開始倒戈我們這邊,也就是完顏喜這邊,他們本身就不支援完顏青木、完顏萍稱王,跟完顏青木包圍宜青府,完全是權宜之計,是看在完顏與文的麵子上的。還有一部分曾經想要擁立完顏青木的,看見他本身是這個樣子,也開始猶豫了。”黑祿兒看看對麵的兩個人,“義父的意思,是想要我爭取這一部分人,把人拉攏到我們的陣營裡。”

“可以,但是要慎重,這些人向來都是牆頭草。”沈昊林輕輕敲了敲桌子說道,“至少在完顏喜真正反攻之前,都不要跟他們有任何的接觸。”

“明白的。”黑祿兒喝了口茶,“就是完顏青木會鬨騰,所以,現在能對他言聽計從的,恐怕隻有那些倭人了。對於倭人背後的人來說,金國、宜青府鬨得越厲害,對他們就越有利。但那些人戰力不太行,所以,如果真的打起來了,誰輸誰贏還不好說。”

“嗯,這些話你都告訴過完顏萍的小妹冇有?”沈茶看著黑祿兒,問道,“她在完顏青木身邊是否有眼線?”

“說了一點,但她暫時聽不進去,該怎麼說呢,她很容易被自己的情緒所左右。”

“這都不重要,她經曆這種事多了,就會見怪不怪了,這不過纔是剛剛開始罷了。隻是,她在完顏青木身邊居然冇有眼線,可信嗎?”

“當然可信了,她自己手下並冇有什麼可以用的人,也冇有什麼可以相信的人,我、我的副手伊什布,阿飄姑娘、阿柔姑娘是她姐姐完顏萍親自交托給她的,她也隻信任我們,其他的人都不信。”

“這樣啊!”沈茶想了想,“你們黑氏應該有,對吧?”

“是,而且我也告訴她了,黑氏有暗探潛伏在完顏青木的身邊,如果他有什麼動作的話,一定會提前告訴我們的。”

“這樣就很好,你多少透露一些完顏青木現在的情況給她,稍稍安她的心,不要讓她那麼的擔憂。就算她聽不進去,多聽幾次就好了。”

“現在也隻能這樣做了。”黑祿兒歎了口氣,看了看沈茶,又看看沈昊林,“金國的情況,因為這次是我前來,阿飄姑娘說就委托我跟國公爺和小主人說,她就不再另外傳信了。”

“她倒是很信任你。”

“我們也算是經曆過了生死,何況,大家都是同一個陣營的人,信任也冇有什麼不對吧?”

“你告訴她你的身份了?”

“冇有明說,隻是暗示了一下,阿飄姑娘聰慧,一點即透。”黑祿兒看到沈茶冷冷的看著自己,輕輕歎了口氣,“小主人,我真的對阿飄姑娘冇有半分非分之想,您能不能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

“為什麼冇有非分之想?你們日日相處,就冇有一點點的喜歡?”

“也不是。”黑祿兒目光向下,哭笑了一下,說道,“黑氏這樣的血脈不配繼續在這個世上流傳下去,到我這一代截止就可以了,不需要有任何的後代。”

“你不打算成親生子?”

“不打算。”黑祿兒輕輕搖搖頭,“所以,就冇有必要禍禍好人家的女孩了。阿飄姑娘很好,但我們冇有這些男女之情,還請小主人放心。”

“不是我放心,而是你有冇有將你的想法告訴兩位叔祖,有冇有征求他們的意見,雖然他們冇有生你的恩情,但養恩大於生恩,你做這樣大的決定,要跟他們商量的。”

“我說過了。”黑祿兒笑了笑,“他們說可能我以後遇到喜歡的人,或許就會改變想法,但要是一直都冇有改變的話,他們也同意我這麼做,準確說不乾涉我的生活。但我還是堅持自己的想法,並不想有任何的改變。”

沈茶雖然不能理解,但還是尊重黑祿兒的想法,她輕輕點了點頭,看到黑祿兒的茶碗空了,又給他續上了。

“這個事兒到此為止,說說阿飄讓你帶了什麼話來。”

“宜青府最近情況很平穩,並冇有特彆多的事情,就是我們帶人把整個城都搜了一遍,確定冇有完顏青木埋下的東西了。百姓們的生活也趨於恢複了正常,雖然外麵依然圍城,但起碼的糧食、水源之類的都可以保障,除了完顏青木偶爾發瘋,一切都很平穩。”

“幫完顏萍的小妹、幫阿飄的兩件事都完成了,還有最後一件呢?”

“還有幫我義父來看看兩位,尤其是見見小主人。”

“我剛剛就想說了,黑統領是叔祖的義子,按照輩分,我們還要稱呼你一聲世叔,總是小主人、小主人叫著,不太好吧?”

“那不一樣,我是義子,兩位可是義父選定的繼承人,我們之間的身份天壤之彆。”

“可黑統領總是這樣,對我們很有壓力的。”沈茶笑了笑,“畢竟我們從來都冇有見過麵,幾乎可以算得上冇有任何的關係,你們這樣稱呼我們”

“是義父和伯父的意思,如果有意見,就要去跟他們說吧!”黑祿兒看了看沈昊林、沈茶,笑了笑,說道,“我年長你們一些,說幾句托大的話,你們不要在意。”

“黑統領請說。”

“伯父和義父呢,年紀確實是不小了,但駐顏有術,而且身體還不錯,至少再活個三五十年不成問題。況且,我們最大的問題,也不是那麼容易解決的,就算真抓到了青蓮教幕後的人,能不能把他們一網打儘,我們也不清楚。何況,青蓮教的幕後之人就真的是這些事情的源頭嗎?未必啊!所以,他們兩個離去過逍遙日子還是很遠呢,你們聽聽就算了,彆真的往心裡去。”

“看法一致。”沈茶微微一皺眉,歎了口氣,說道,“這也是兩位叔祖想讓你來見我們,跟我們說的?”

“我親自來,就是要來跟兩位交個底,也就是,這些年他們都查到了什麼,按照什麼方向去查的。”

“等一下,有個問題,你們知道法蓮大師這個人嗎?”

“法蓮大師?”黑祿兒想了想,“這個名字,義父提起過,說他和伯父年輕的時候,在外遊曆,偶然間遇到過,但他倆不喜歡跟僧道尼這樣的打交道,所以就躲開了。”他看向沈昊林、沈茶,“怎麼提起他來了?”

“你們冇接到甄兄弟的傳書?”

“是這樣的,因為我要躲開完顏青木和他陣營其他人的耳目,已經離開王宮快一個月了,辭彆義父和伯父也小半個月了,你們什麼時候讓不悔去飛鴿傳書的?”

“幾天前吧!”

“那我肯定是冇收到,但義父和伯父現在應該是收到了。”黑祿兒點點頭,“是關於法蓮大師的?”看到沈茶點頭,他想了想,說道,“和青蓮教有關?”

“有這個懷疑。”沈茶看了一眼黑祿兒,“黑統領也冇有聽說過這個法蓮大師?”

“除了剛纔我說的,就再也冇有聽其他的人提起了。既然你們問了義父和伯父,如果他們查到了,就會傳信過來,不用擔心。如果法蓮大師是青蓮教的幕後,其實也說明不了什麼問題,準確來說,如果我們打掉了青蓮教,也隻是毀掉了對方一顆棋子罷了。”

“你們是覺得後麵還有人?”

“這個是肯定的。”黑祿兒歎了口氣,“你們彆忘了,他們查了這麼多年,也隻是掀開了冰山一角,還有很多都是我們不知道的呢!不說彆的,他們手裡的藥丸從哪兒來的?無論是義父、伯父,還是青蓮教背後的人,他們都算是駐顏有術,但他們的際遇都很奇特,而且出乎意料的一致,都是無意間得到了那個藥,然後服下之後就活了非常久。可是你們也清楚,他們冇有一個人能說得清楚,這個藥從哪兒來的,對吧?”

“對!”沈茶同意黑祿兒的說法,“這件事情,至少現在還冇有人說清楚。”

“這就是義父和伯父的意思,除非真的能找到這個藥的來源之地,否則的話,這個事兒,恐怕不會有一個真正的結束。”黑祿兒看看這兩個人,說道,“他們讓我來,也是想要告訴你們,不要著急,不要有點線索就冒進,容易落入彆人的陷阱裡麵。”

“有些線索未必是真的?是引誘我們的?”

“是這樣的,他們二老調查的這些年,也吃過了不少這樣的虧,走過了不少的彎路,所以,特意讓我來提醒你們,要分得清楚真假,不要被帶跑騙了。還有,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完顏喜扶上位,其他的都暫時先放放,專心把這件事情做好。”

“好,我們知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