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樂趣小說
  2. 陸蘄州慕清允
  3. 《慕清允陸蘄州全文》 第1章
慕清允 作品

《慕清允陸蘄州全文》 第1章

    

陸蘄州是業界有名的頂尖律師,一向以清冷自持。無論男女,在他麵前就隻有一個身份:當事人。直到有一天,在一次重大財產糾紛散庭後。...《慕清允陸蘄州全文》第1章免費試讀陸蘄州是業界有名的頂尖律師,一向以清冷自持。無論男女,在他麵前就隻有一個身份:當事人。直到有一天,在一次重大財產糾紛散庭後。有媒體抓拍到陸蘄州無名指上的戒指,被問起。陸蘄州靜默三秒,答:“這是我的婚戒。”路邊豪車裡,身為未婚妻的慕清允卻愕然。那枚戒指,不是她送的。……銀色特製邁巴赫豪車上。車內熱烘烘的暖氣開著,慕清允坐在車上卻打了個寒顫,從心到外的發冷。她按下暫停鍵,放大視頻裡陸蘄州無名指上戴著的戒指。時間彷彿定格在這一刻。戒指,不是她送給他的那一枚。她還記得當初陸蘄州回絕她時說的話——“出庭戴戒指不方便。”陸家和慕家是世交。慕清允和他從小一起長大,他說一不二的性子她最瞭解。現在……戒指戴上了,是為什麼?那戒指,又是誰送的?車門一打開鑽進來了冷風,她冷到脖子一縮。慕清允轉頭,就看陸蘄州拂去西裝上的雪霰坐上車。他關上車門,冷白修長的手指一按,把車窗搖了下來:“你不熱嗎?”他的話響起時,慕清允才覺得臉又紅又燙。她揉搓著自己空空的無名指,喏喏開口:“蘄州,你不是說律師出庭不方便佩戴戒指嗎?”他不鹹不淡迴應:“清允,這是我的事。”又是這樣,陸蘄州在外人麵前,把她捧成寶。可私下裡,她什麼都不是。慕清允咬唇,掙紮開口:“我纔是你的未婚妻。”可他卻摩挲著無名指上的婚戒,聲音涼薄:“家族聯姻,我以為你不用我提醒。”家族聯姻……可她已經偷偷喜歡他十二年了。直到一陣刺痛傳來,慕清允纔回神。她愣愣地看著無名指上被自己掐出的血痕,喉嚨哽咽:“那你為什麼又要對我這麼好?”好到……她本人都以為陸蘄州是真的愛她。他重新關上車窗,調低溫度,身體往後靠了靠:“老爺子很喜歡你。”所以從前和她的一切不過是在外人麵前逢場作戲。隻有她當真。慕清允驀然想起陸蘄州在說婚戒時眼裡溢位的愛意,心臟一陣抽痛。她想問那個人是誰,卻發不出一聲。青鬆彆墅。陸蘄州進屋,一如往常脫掉外套交給管家去熨燙。慕清允後腳進屋,進了臥室。他們同居是家裡長輩的意思,結婚是早晚的事,如果能先懷上孩子就更好了。可是,他卻冇碰過她一次。她剛要關門,管家就拿著陸蘄州的手機匆匆跑來:“小姐,少爺休息的的時候不許任何人打擾,但這手機一直響個不停……”她低眸一看,手機顯示是一個備註為「小溪」的人來電。慕清允猶疑許久,按下接聽鍵。手機對麵傳來一道活潑、稚嫩的聲音:“蘄州哥哥,這幾天你就不用派人來接我上下學了,我們學校安排了外出寫生,要出去一週呢。”她一怔,還在上學?“蘄州哥哥?是你嗎?”聽「小溪」一口一個蘄州哥哥,慕清允握緊雙拳,不打算隱瞞:“我是蘄州的未婚妻,慕清允。”手機那頭“啪——”的一聲巨響。冇等她反應,不知何時走到她麵前的陸蘄州奪過了手機,聽對麵說了什麼後眉頭微蹙。一掛斷,慕清允穩下情緒,開口試圖解釋。陸蘄州卻望向她,果斷撕破了兩人之間那張薄如蟬翼的紙。“慕清允,不要有任何傷害她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