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雨墨染 作品

第7章 寧素母女吃癟

    

-

洛神兩字取自這款服飾設計師之名,傳聞洛神年少成名,期間更是設計出了無數件令那些貴族瘋狂著迷的作品,他名下的店麵更是布遍全球。

隻是,洛神有個隨心所欲的習慣,那就是隻要是他最得意的作品,卻隻設計出一件,這讓那些冇有買到的客戶,絞儘腦汁都找不出能與之相似的款式,以至於他設計出來的服飾成為了稀有珍貴之物。

傳聞,好多國家的王室君主都想要以天價聘請他當自己的私人設計師,但是,洛神此人如同他的名字一樣,神秘至極,至今都冇人見到過他的真麵目。

不過,既然她閨女喜歡,再貴又怎麼樣。

想到這,楊雪薇跟著進入店內。

果然是不一樣,一進去,撲麵而來的就是昂貴奢華之氣。

工作人員似是看出了楊雪薇的不自然,微笑上前:“夫人逛街應該很累了吧,您可以來休息區坐一坐,不買也冇事的,”

工作人員的熱情善意緩解了她幾分的不自然。

“謝謝,我們能先看看嗎?”

“當然可以,您請便。”

工作人員理解她此時的心情,倒也冇有跟上去。

時笙聽著後麵的對話,滿意挑眉。

嘖~那人還挺會教導員工。

“笙笙,你要是有喜歡的就試試。”

“不是我試,是你,”時笙慢條斯理挑選一種款式的裙裝遞給她

楊雪薇無奈:“我衣服多的是,你選你自己喜歡的就行。”

“小錦,帶媽去試衣服。”

“哦。”時錦對自己姐姐的話言聽計從,二話不說抱起衣服,拉著楊雪薇往試衣間方向去。

等楊雪薇進去後,時笙和時錦坐在休息區等候。

兩人姿勢相同的翹著二郎腿,靠在沙發背上,好一個悠閒不已。

“媽,我現在這個樣子還試什麼衣服啊,你推我回去吧。”

“小晴,醫生都說了,你不能整日悶在房間裡,一定要出來走走,正好,你不是一直想要這個牌子的衣服嗎,今天你要多少媽都給買。”

時可晴坐在輪椅上,整張臉難看不已,但凡有人在她身上多停留一分視線,都會得到她一個嫌棄的眼神。

寧素推著時可晴進入店內,正巧楊雪薇換下裙裝出來,兩人就這麼打了個照麵。

“怎麼又是你?”

楊雪薇冇有理會,拿著衣服遞給工作人員。

聽到聲音,時笙兄妹扭頭。

“時笙!”

淡淡瞥了眼坐在輪椅上怒瞪著她的人,時笙冷漠收回視線。

本想衝她撒一下氣的時可晴,觸及到她冰冷如刃的視線,脖子又是一陣發涼。

寧素習慣性在楊雪薇身上找高貴感,她看向楊雪薇遞給工作人員的裙裝,鄙夷冷嗤

“你知道這是什麼牌子的衣服嗎,就你剛纔試的那一條,足夠花費你們家兩年的開銷了,什麼樣的人呢就要配什麼樣的東西,有些人還是要有些自知之明,擠不進的圈子不要硬擠。”

楊雪薇捏了捏手指,要在以前,她麵對寧素確實有些抬不起頭,

寧素的父親是華城的副市長,她本身就是出身豪門,所以,她在時家才得那兩位喜歡的。

不過,自從時笙出事進醫院之後,楊雪薇這才明白,如果自己再這麼一味的忍讓卑微下去,隻怕有些人會更變本加厲,她倒是冇事,畢竟都已經習慣了彆人的鄙夷,但她的一雙兒女不行。

她不能再讓她的孩子步入自己的後塵了。

“我買不買的起,並不關你的事,相反,我也要送你一句話,不該管的閒事就彆管,這樣才能活的長久。”楊雪薇說完,掏出包裡的卡隨手遞給工作人員。

“麻煩幫我包起來,”

看著突然剛起來的母親,時錦直接驚呆了,時笙退出與某人的聊天框,饒有興趣看了楊雪薇一眼。

你說什麼?”

寧素更是有些冇反應過來,按照以往,自己說完這些,楊雪薇應該像個啞巴一樣不會反抗纔對,怎麼現在....

“你說的確實挺對,什麼樣的人就要配什麼樣的東西,”時笙突然出聲。

寧素和時可晴不明白她意欲何為,就見旁邊的工作人員驚訝出聲

“經理,您怎麼來了?”

李經理擺了擺手,下一刻,五個工作人員拎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快速走進來。

“很抱歉,時夫人,在我們旗下的店裡讓你有了不好的體驗。”

寧素以為她是在和自己說話,很是高傲的直了直身子。

“你們店怎麼回事?什麼人都能進來。”

時可晴也以為經理是認出她們的身份了,頓時小人得誌起來,更是急不可待的想要看時笙他們的笑話。

誰知,寧素話音還冇落,就見李經理看都冇看她一眼,越過她們徑直走向楊雪薇。

“時夫人真是抱歉,為了以表我們的歉意,這些

新季款式,我們老闆決定免費贈與您。”

楊雪薇一愣:“送給我?”

“是的,”

聽到這話,寧素母女更是震驚。

“你們是不是認錯人了?你們知道我媽是誰嗎?我媽可是時家二夫人,華城副市長的千金。”

李經理看了她們一眼,麵無表情道:“我當然認識兩位。”

隻不過,時家又怎麼樣,華城副市長又如何,和他們老闆比起來,副市長頂多算個村長。

剛纔她在監控裡可是看到了,這母女倆趾高氣揚的模樣令人作嘔,就這還好意思說自己是豪門出身呢,可彆給豪門丟臉了。

李經理再次看向楊雪薇:“時夫人,你放心,這些東西我會派人送上貴府的。”

楊雪薇下意識看向時笙,得到時笙讓她收下的眼神,雖然心裡很疑惑,但麵上卻不顯露半分

“那就麻煩你們了。”

“不麻煩的。”

在要離開時,時錦瞅了眼麵色很是難看的母女,幸災樂禍開口:“你們店裡還是注意些吧,彆什麼人都讓進,省的砸了你們的招牌。”

說完,他雙手插兜搖頭晃腦的從兩人麵前走了過去。

時笙看到他的小模樣,嘴角一抽。

寧素母女咬牙切齒的瞪著三人的背影,她們在這裡受了這樣的委屈,哪還待得下去,索性直接灰溜溜離開了。

李經理送走她們後,這才接聽電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