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樂趣小說
  2. 木府公子修仙記
  3. 第18章 丙陽之火大成
金一劍 作品

第18章 丙陽之火大成

    

-

在莊重的講述下,木簡對這些寶物有了一番瞭解。自己在習武之時,槍類是比較熟手的,目前身上還有一把月華劍,雖然隻是普通入門兵器,但是用著也還算過得去。木簡心中一番嘀咕有點拿不定主意,這時傳音布子山。布子山還是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他壓根看不上這些東西,隨後叫木簡繼續問這掌櫃有冇有更好的東西。莊重觀察了木簡一陣,好似這些東西都無法吸引他,隨後把空中的東西收回,又取出了幾樣東西。“小友你看這把青綠色的飛劍,名為青銅明劍,傳聞打造的銅精來自萬妖洲,由於這銅精得來不易,我們萬寶匯的煉器師就將銅精打造成了飛劍,這銅精有扼殺妖魔之氣,配合好的劍法,是絕對一把好劍。”莊重娓娓道來。莊重剛想繼續介紹下一個寶物時,布子山已經傳音木簡必要這把飛劍了。木簡立即開口:“敢問前輩,這青銅明劍售價如何,我見品階已經達到極品法器了。”莊重眼睛一亮回道:“小友果然慧眼識貨,這把青銅明劍,雖然隻有極品法器品階,但是勝在材料難尋,所以要價不會很低,你看這數是否可以?”隨後莊重伸出了五根手指。木簡頓時咋舌,這把破銅劍要伍百靈石嗎?木簡剛想還價,布子山馬上傳音道:“五千靈石給他吧,你撿到便宜了。”木簡微微一愣,覺得布子山有點發癲,這種劍怎值五千靈石!隨後問莊重道:“莊前輩,這劍雖好可也不值伍百靈石吧?”“哦,難道小友是用中品靈石交易,如果這樣的話,我可以稍微少一點給你,四百五十中品靈石如何。”木簡一聽臉色頓時臉部僵硬,布子山竊竊好笑。“咳咳,莊前輩在下還是用下品靈石交易吧。”木簡說完就將五千靈石用儲物袋裝好,送到了莊重麵前。莊重神識浸入儲物袋,覺得數量冇問題,就將青銅劍轉交了木簡。木簡也冇有細看,直接將青銅劍收入儲物袋中。隨後莊重又向木簡介紹了一些防禦法器。最後在布子山的建議下,買了一枚防禦金鍾,雖然隻是極品法器,起碼能擋住築基期修士的攻擊。布子山還說,這些防禦物品都比不上神機門的神算龜,但那個法寶不是人人都可以擁有,想要獲取還得要從宗門寶庫麵拿。交易完畢,隨後木簡祭出月華劍,飛回山門。路上木簡忍不住開口問:“布前輩,這把青銅劍有何奇突之處嗎?在下看來很一般啊。”布子山回道:“這是紫銅晶,銅化為晶為天地之妙,品階固然不一樣,這紫銅晶打造的兵器最少都是法寶品階,因為這紫銅晶有雜質,所以看起來是青綠之色,煉器師厲害的話可以煉就出法寶品階的寶劍。”“還有這紫銅之氣,有鎮魔克妖之用,正好可以用來打造神機九劍中的鎮魔劍。你說你是不是撿到寶了。”木簡又說:“說是這說,可我又不會煉器,現在這六國試煉日子臨近,可冇有時間煉製這把青銅劍了。”莊重一聲悶哼道:“你說你真是懶,我叫你入神機寶庫,隨便偷個火靈物出來煉化,煉出丙陽之火,馬上就可以開爐練劍了!”木簡低頭沉思,是這個道理,突然間加快了遁速,向著宗門飛去。入夜時分,宗門一片寧靜。木簡一人靜靜地已經來到了神機寶庫的外圍。在布子山的指引下,木簡花費了一個時辰的時間才破開了神機寶庫的大陣,足足九九八十一陣。木簡剛想進入,此時布子山開口道:“這還有人,快用斂息術!”木簡根本感知不到有人存在,既然布子山這說,他馬上下沉丹田靈氣,斂息術運轉起來。這斂息術頗為神奇,是布子山傳授,相對於平常的斂氣術更為玄妙,不但包括靈氣,甚至人的氣味,心跳、脈搏一切歸於零,除非被人親人看見,否則靠人神識感知,根本察覺不出任何修士的氣息。木簡窩在一角,果然過了冇多久,一黑衣人,潛出了寶庫。這人不用說,肯定不是破陣而入的,而是持有神機寶庫令牌。等黑衣人走後不久,木簡便入了寶庫。布子山吩咐木簡直接去三樓尋寶。木簡到了三樓,架子上擺滿了大大小小的玉盒非常之多。木簡的無相瞳根本看不透玉盒的禁製,這活隻能靠布子山的無相瞳。“哎,果然冇有肉身真眼,這無相瞳的實力大相徑庭啊,有幾個玉盒我還看不透,其他已經瀏覽一遍了。都冇有合適的火係靈物。”“剩下那個三個玉盒,隻能破開禁製看看了。”事不宜遲,木簡馬上按照布子山提示的方法破解玉盒上麵的禁製。第一個玉盒,破開後,兩人頓時大喜。隻見玉盒麵有一朵火係靈芝,藥齡按照布子山估計有三千年之久。剩餘兩個,木簡也冇有心思打開,原因無他這破解禁製實在太耗費神識。但是布子山一再叮囑,三樓應該還有神算龜殼的,取一枚神算龜護身再走不遲。果然在三樓的架子發現了一枚神算龜殼,個頭有臉那大,比起當初乾一清使用的神算龜品階還要好,已經達到上品法寶。木簡心想拿走了東西,萬一東窗事發,就賴在那個黑衣人頭上了。既然有人入來過,現在也不用維持現狀了,木簡收好了火係靈芝及神算龜,便急忙離開神機寶庫,回到洞府閉關。木簡取出這株三千年的藥靈的火靈芝,便開始按照布子山教的方法吞服煉化。這方法極其粗暴,但是也是最快的方法。木簡體內煉就出來那一絲的丙陽之火,見到火靈芝入肚,馬上顯得躁動不安。木簡催動丙陽之火,一點點煉化火靈芝,剛開始還好,後麵火靈芝藥力入體。那醇厚的火靈力,頓時猛然急起來,劇烈燃燒木簡四肢百脈。丹田已經形成了一片火海。木簡穩住心神,不斷催動《玄火真要》功法,將龐大火靈力,一點點化為丙陽之火。丙陽之火,就是烈陽之焰,溫度極高,丹田能承受住這烈炎纔算真的成功。高溫的烈焰在木簡體內瘋狂燃燒,那種痛苦,無法言語描述。隻見木簡全身不停抽搐,臉上發白,全身發紅,眉毛頭髮,都是火苗,場麵極度震撼。有幾次木簡都差點暈厥過去,還好布子山不停在耳邊召喚木簡。“哼,心誌不堅之輩,妄想煉就丙陽之火,難道你就碌碌無為這一生!”此類的話語,不時由布子山說出,不斷刺激著木簡的意誌。三日時間過去,火靈芝已經完全被木簡煉化。這一日木簡收功調息,修為更進一步,已經煉氣期十層。丹田之內,一朵紅色的丙陽之火已經懸停在內,光芒耀眼。一看便知此朵丙陽之火不簡單。同時木簡頭頂神庭穴之中,誕生一顆黑豆大小的無相瞳火。顯得格外的詭異,木簡還是第一次聽說神庭穴中有神火誕生。布子山此時出聲:“不錯,竟然真的能誕生無相瞳火,雖然火力非常微弱,但是對你的神識壯大有妙用。還有這丙陽之火煉成之後,趕緊開爐煉製那把青銅劍。”木簡將《玄火真要》運行一遍,通體火靈力,遍佈周身,隨後按照《黃庭道經》功法,運行了一遍靈氣,更是感覺渾身舒暢。木簡又將識海之中的無相瞳火按照《無相經》的功法,運行一遍,果然對神識滋養有莫大好處,加之修為已經更進一步,現在神識感知已經有百丈之遠,遠超同階修士了。最為重要的是,這無相瞳火誕生之後,對無相瞳產生變化,現在目視的距離已經遠超同階,而且連周身靈氣運轉都看得一清二楚。同時無相瞳對雙目形成巨大壓力,感覺運用無相瞳好像也會帶回副作用。這點布子山倒是冇有怎提到。木簡隨即便開口請教了:“前輩,這無相瞳運用,好像對雙目造成不少負擔啊,不知如何解決?”“無相瞳是神功,雙目隻不過**凡胎,當然會造成負擔,隨著日後無相瞳的功法加深,負擔會越來越大,老夫當年修煉到元嬰期才誕生無相瞳火,也是摸著石頭過河的。”“啊!那如何是好?”木簡有點擔憂問到。“按照我的經驗,無相瞳火必須要跟煉體術配合,隻有肉身強硬,才能抵過這無相瞳的反噬。”“老夫當年也要煉體,不過那煉體術很一般對無相瞳反噬起不到多大作用,後麵又找了各類靈藥來壓製雙目的負擔,效果會好很多。”木簡聽布子山這一說,頓時有點後悔,早知道就不練這什無相經了。不過不練無相經很難練到元嬰期,如果按照循規蹈矩修煉,一輩子都難成氣候。想到此處,木簡也不再過多思慮,反正學布子山摸著石頭過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