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劍 作品

第19章 煉劍

    

-

丙陽之火煉出之後,木簡修為大進,猶如脫胎換骨一次。催動丹田丙陽之火,通過靈力從指尖射出,炙熱無比。木簡不敢在閉關的地方亂試驗這火力,在梅花堂後山處,找了一處人跡罕見的地方。丙陽之火一出,火力強猛,有摧枯拉朽之勢。木簡對著前方一巨石一指,一股紅色烈焰射出,巨石瞬間通體發紅,三息功夫,巨石已經溶解成岩漿,滾燙融化。木簡心中暗喜,不愧是布子山看得上的功法,火力如此強烈。這強勁的火靈力,對比起二階符籙的火符還要有殺傷力,雖然比不上三階火符或者符寶,但對於同階修士來說已經是犀利的存在。就在木簡怡然自得之時,布子山冷不丁說了一句。“哼,區區煉氣期火係功法,就讓你喜上眉梢了?”“丙陽之火你雖然煉出,但是如何對敵使用,如何運用好丙陽之火纔是關鍵。”“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即使同階修士鬥法也不見得比你這丙陽之火差!”“所以還是加緊修煉,熟能生巧。”木簡點了點頭,覺得有理,立即回來句:“老布,你說你一把年紀了,怎還這囉嗦,我看楊鬆宗主肯定嫌棄你囉嗦纔跟你有隔閡的。”“臭小子,這事說來話長了。”“你這天殺的東西,我好歹也是神機門的老祖,你這冇大冇小的叫喚,真是不給我麵子。”木簡一笑。“好吧,我現在開始叫你布老祖,你滿意了吧。”“聽著別扭,你還是叫我祖師爺吧。”“我叫著也別扭,還是叫老布算了。”“你。。。。。。”木簡在測試了一番丙陽之火神通後,回到閉關之處,調息一番,重新梳理一遍《玄火真要》的功法。接下來當然是煉製青銅劍。說起煉器,布子山經驗是相當豐富的,神機門門內冇有煉器堂,大多數法器,法寶都是由金丹修士煉製。如今木簡修煉丙陽之火大成,按照布子山的判斷此火剛猛,煉器當然冇有問題的,隻是控製火候,跟持續的時間的問題。第一天開始煉器,布子山隻是吩咐木簡先練習一下煆燒一些礦石,並冇有一下煉製青銅劍。給的任務很明確就是,煆燒礦石、靈晶不能融化,但是能保持形變。木簡精細控製著火候,對著一堆礦石靈晶使用丙陽之火煆燒。雖然已經很用心控製火力,但是丙陽之火焰溫度實在太高,不足一刻時間,一堆礦石已經被融化成了液體。木簡想降低火溫,發現是比較難控製,這丙陽之火離體出來後,就非常難以控製火候。木簡等著這堆礦石冷卻後,又繼續煉化,結果一模一樣。為了節省時間,木簡不得不花費了幾張水符來加快冷卻礦石。一來二往,到了太陽下山,木簡才控製住丙陽之火的火候。一天時間的下來,木簡靈力耗費巨大,丙陽之火也逐漸式微。導致不得不停下來,恢複靈力。木簡又拿起三顆補元丹吞服,好好彌補一下這靈氣的缺失。布子山有點看不下去,馬上指出:“你們這煉不是辦法啊,煉丹堂有幾處火脈,可以加快恢複你的火靈力。”木簡心想,這也對,不過其他堂口也不是說給你修煉就是修煉的。此事還得找韓靖找點關係才行。隨後木簡出了閉關之所,來找韓靖。韓靖此人,平日並無大事,一般坐鎮在自己洞府,整天研究美食之類。木簡到了韓靖的院落,遠遠已經聞到一陣肉香之味。“弟子叩見師尊!”“咦,木簡你的頭髮眉毛怎冇了!快快進來,為師今日悶了一鍋香肉,炮製之法來自鬱州,勝似龍肉,快來嚐嚐。”木簡一看,哪是什香肉,這不是狗肉煲嗎!“師尊,這說來話長了,弟子練功過度,一把火把頭髮燒冇了。師尊這烹飪的手法真是了得,我遠遠已經聞到香味,不過今日弟子前來有事相求。”“哦,那你坐下說話,我再吃幾塊。”“韓師,是這樣,最近弟子修煉火係功法,但是梅花堂的山脈火係靈脈稀缺,修煉不達,聽說煉丹堂有幾處火脈,所以想過去尋一地修煉。不知韓師是否相熟的人,通融一下?”韓靖邊吃著肉,邊想著。“煉丹堂都是牛鼻子道士,個個囂張的很,若要求他們還是有點難,不過有錢能使鬼推磨,花點靈石應該能辦到。你過去煉丹堂直接找雲霧吉,此人是你雲裳師伯的堂哥,雖然人品一般,但是給點靈石還是能幫忙的。”二人說完,韓靖又交待了一番,木簡隨後禦劍直奔煉丹堂而去。煉丹堂位於三清山最北邊的山脈,由於神機門的煉丹術處於末流,所以煉丹堂在門中並不顯赫,不過煉丹一脈在次也是牛鼻子,畢竟掌握了神機門丹藥產出,宗門內每個修士都有求於煉丹堂。煉丹堂堂主名叫金石歡是金丹初期修為,年紀頗為年輕,進階是同級修士最快的。煉丹堂築基修士有十人,也是此次六國試煉出人最多的堂口,築基出了五人,煉氣期出了十人。雲開山脈的六國試煉,主要是收集築基丹材料,所以煉丹堂出人最多。木簡禦劍飛行了半日,來到煉丹堂,遠遠已經聞到一股丹藥的味道。煉丹堂不大,布子山直接叫木簡過去有三條地火脈的山峰。木簡也按照布子山的指示,畢竟布子山比自己熟悉此地。木簡繼續禦劍前行,前方一座山峰,火係靈氣濃鬱,應該就是此地了。此時,煉丹堂下方,飛出一築基修士,很快就到了木簡麵前。隻見來人玉樹臨風,麵容俊朗,築基初期。“大膽!哪來的光頭修士,我們神機門冇有佛門子弟,膽敢擅闖鍊丹堂!”來人氣勢不凡,一股築基期特有的靈壓釋放出來。木簡微微一怔,立馬回道:“師伯,弟子魯莽了。弟子木簡,來自梅花堂韓靖師門,按照家師約定前來拜會雲霧吉前輩。”“哦,原來是韓靖的徒弟。鄙人正是雲霧吉,你師父有何交待?”雲霧吉聽見是熟人的徒弟,神情稍微放緩一點。“雲師伯,弟子聽家師說煉丹堂有幾處火係地脈,可以供人修煉,今日特意前來看看,是否有合適的地方。對了,家師還吩咐弟子特意帶上這瓶聚元丹,說來煉丹堂修煉必然會給師伯帶來點小麻煩,所以還請雲師伯通融一二。”木簡說完就將一玉瓶的聚元丹,淩空送給了雲霧吉。這聚元丹原先是布子山洞府所獲,主要是供築基期修士服用,輔助修煉。但也就是此類丹藥,布子山最多,剩下的丹藥數量巨大,木簡根本不在意。雲霧吉接過玉瓶,打開瓶蓋,麵足足十顆上品聚元丹,頓時心情大好。“哈哈,果然是韓靖高徒啊,不像我那雲裳堂妹,光顧著修煉,弟子都不帶一個。這丹藥我就收下了,不過煉丹堂的火係地脈,現在隻有一處可用,平時也可以租借給其他弟子使用,不過最近六國試煉臨近,大批煉氣期弟子需要補元丹,丹堂也正是大批煉製的時候。所以有兩處火脈靈力主要供煉丹使用,還有一處也有其他弟子在煉丹,當然了,我為你開個後門是可以的,不過這費用還是得照足交齊,一天十顆靈石,你可有異議?”木簡一聽,拱手回禮,示意冇有意見。隨後又給了雲霧吉五天的靈石。雲霧吉對木簡印象不錯,覺得此子會來事,身家不菲。木簡跟著雲霧吉身後,已經落到火脈之處,火脈周圍溫度一下便炙熱無比,火脈上方開鑿的洞府,大大小小有數十間。下方則是一處火脈,滾燙的熔岩在不停地翻滾。“師侄,你看最下方的那處洞府,給你修煉可好?”雲霧吉指了指下方,離火脈口最近的洞府。木簡點頭示好。隨後雲霧吉便離開了。木減入了火脈洞府麵,隻感覺周圍氣溫急升,馬上運轉《玄火真要》功法,頓時一絲絲的火靈氣被他吸入體內,感覺舒暢無比。事不宜遲,木簡調整了一下狀態,馬上開始煆燒礦石,重複著煉製動作。有了火係靈脈的加持,木簡的靈氣運轉丙陽之火時間更久,達到的效果也更佳。經過上千次的重複控製火候,這丙陽之火在木簡微妙的控製下,越發的細膩,遊刃有餘。三日後,準備充分,木簡取出了萬寶匯買來的青銅明劍。青銅明劍,青綠之色,劍長三尺七寸,長短非常趁手。隨後木簡從口中噴出一團丙陽之火,將青銅劍籠罩在內,慢慢煆燒。木簡不敢分心,雙目注視下,不自覺地發動了無相瞳。經過無相瞳的加持,雙目對丙陽之火看得更加真切。這丙陽之火號稱太陽真火,蘊熱、高光、刺眼、絲絲的火氣都被木簡雙瞳捕捉了所有的細節。布子山也在一旁不時提醒木簡,要注意火候的控製。兩日後,青銅劍的雜質已經被丙陽之火化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