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樂趣小說
  2. 木府公子修仙記
  3. 第21章 六國試煉二-焚天、神機弟子交鋒
金一劍 作品

第21章 六國試煉二-焚天、神機弟子交鋒

    

-

東勝劍宗弟子,身穿金色錦繡服,打扮顯得十分爽利,利於出劍揮鞘,後背皆揹負寶劍一把,劍氣淩人,也代表了宗門修士對劍道的尊重。焚天教、禦獸宗,神機門三位帶隊之人,均站立船頭,朝著東勝劍宗的飛舟拱手行禮。此時的劉能手中又飛來一道傳音符:“東勝劍宗,東方賜,拜見神機門道友。”此道傳音符,不僅僅傳音而且還夾雜一道似有虛無的劍氣,劉能眉頭一皺,冷哼一聲,一揮手便毀了傳音符。此時的雲開大山,外圍已經有了四宗修士,還差全真道、淨明宗未有出現。半日時間過去,遠處飛來了兩架飛舟,規模不大,但是顯得十分古樸內斂。一艘全真道,一艘淨明宗。話說全真道皆是苦修之輩,最為著名的煉丹一道,衣缽傳承於王陽仙師,立苦修之道。全真道道壇之地在東勝洲南域西北,距離雲開山脈尚遠。淨明宗則是最為古老的宗門,行忠孝仁義,傳承黃庭道於世,位於東勝洲南域東北部。兩者皆是苦修宗門,化繁為簡,衣著樸素,粗布麻衣,弟子神情清明,道法自然。雖然兩宗在修真界實力一般,但是宗門風氣一直是正道楷模,所以均得到同道的尊敬。兩艘飛舟不約而同,徐徐降落在雲開大山之外。其餘四宗皆對全真道、淨明宗抱拳行禮。此時兩架飛舟各自飛出一人。“諸位道友,鄙人全真道,明樓。”“諸位同道,微末乃是淨明宗,萬重山。”布子山看見二人,都不禁嘖嘖讚歎道:“此二人,道心誌堅,超過在座各位,你記得要交好二人。”木簡也是定睛觀察了二人,都有一股絕塵之氣,覺得自己都是凡夫俗子了。話畢。東方賜先說話:“諸位道友,既然六宗到齊,是不是可以開啟試煉之地了。”焚天教安羌乾布,一襲紅袍法衣,率先打出一令牌朝著雲開大山而去。接下來,其餘五宗修士,紛紛飛出令牌朝著同一方向打去。過了十息功夫,雲開大山,出了一條通道,極目遠眺,看不到儘頭。劉能隨即轉身對神機門弟子說道。“此去進入秘境,築基修士五人一組,煉氣期弟子十人一組,都各自安排好了行程,七日後是否完成任務,都需從通道出來,到時候大陣關閉,就出不來了。”木簡這一組剛好是宋勇,四惠同組,還有其餘各堂六名弟子一起,帶隊領頭之人是劍堂的煉氣期十層的張乾。吩咐完了之後,劉能便帶著四人率先衝向了大陣通道。神機門其餘築基修士,紛紛緊隨其後。築基弟子出發完畢,纔到煉氣期的弟子。此時的張乾出發前又吩咐了一番,說道:“我們組主要負責收集築基丹,四味主藥的其中一種,名為凝氣花。雖然此藥數量還算多,但是爭搶的修士也多,所以各位務必警惕。”說完,就率先禦劍前行了。木簡也跟著眾人緊隨其後。宋勇還不時提醒木簡要小心為妙。四惠則不然,從始至終都未曾開口。此時湧向通道還有其餘各宗人馬,本來呢這進入雲開大山是冇有弟子數量限定的,但是神機門說實話能拿的出手的煉氣期、築基弟子也就這多了。東勝劍宗的築基修士反而最多,有四十人,焚天教次之,禦獸宗人數也不少跟神機門相當,全真道、淨明宗則人數少的可憐。兩宗築基修士,剛剛都隻夠十人。焚天教的弟子看著神機門弟子都麵帶不屑,一股仇視之感。看到焚天教的弟子,木簡心中暗感不喜。過了冇多久,眾人已經紛紛進入雲開大山秘境之中。凝氣花生長之地,各宗門都有地圖,隻不過派去的人,人多人少的問題。張乾領著木簡這組,目的地就是凝氣花生長的平原,號稱長生草原。半日的光景便已經到達了長生草原邊緣。目視看去,已經有幾個宗門弟子在搜尋凝氣花了。東勝劍宗弟子反而不多,事因他們出動了四名築基弟子。東勝劍宗搜尋的區域,其他各宗無人敢前去。其他各宗的築基弟子,主要任務都是去搜尋龍形參,血髓果,這兩味主藥最為珍貴,產量極少。東勝劍宗仗著修為高,即使搜尋凝氣花也派出了四名築基弟子。焚天教眾人見神機門落下,即時圍了過來。張乾眉頭一皺,開口道:“焚天教的道友,這片區域這大,為何要針對神機門呢。”這時焚天教一名煉氣期十層的弟子,長得麵色烏黑,三角眼,出言不善道。“這還用問嗎?這都是凝氣花出產的地方,難道隻允許你神機門采摘?”“既然道友這認為,等下發生什不愉快的事情就不要怪我神機門了。”“哈哈,好笑,隻會算卦的臭道士,能耐幾何!”後方跟著的一眾焚天教弟子,一起哈哈大笑起來。張乾不再理睬,吩咐眾人仔細搜尋凝氣花。雖說這凝氣花,比較好找,但也不是遍地都是,還是仔細觀察,一一尋找。木簡跟宋勇,已經遠遠離開此區域,各自找了起來。四惠倒是毫不在意,不急不慢,隨意看著。宋勇此時,剛好發現一朵凝氣花,剛想動手采摘下來,就是這時,遠處一條火蛇奔著凝氣花而來。宋勇趕緊收手,遠遠躍開,眼見凝氣花被火蛇吞冇,化為烏有。宋勇怒目看著遠處,動手的就是剛纔三角眼的焚天教的弟子。此時三角眼修士,臉上一副洋洋得意的表情。宋勇這脾氣哪受得了,大喝一聲:“你找死。”手中的月華劍瞬間飛出,直劈三角眼修士而去。木簡這時發現宋勇這邊有情況,瞬間到了宋勇身後。三角眼修士,表情鄙夷看著宋勇,身影一晃避開了月華劍。十指連彈,數十朵火球飛向宋勇這邊。宋勇取出一麵青光盾,剛剛擋住幾朵火球,接下第六朵時被火球連同青光盾一起轟飛至幾丈遠。三角眼修士,隨後取出一把長戟,戟頭還有一團火焰,動作迅捷無比,朝著宋勇這邊擊射過來。布子山提了一嘴道:“你這師兄,實力一般還敢這橫,這一戟下來估計凶多吉少。”木簡一聽,心中焦急,這長戟斷然不是一般法器,隨即將自己月華劍混著一股丙陽之火,朝著長戟撞去。兩樣法器一撞,頓時火光瀰漫,周圍空氣一下變得燥熱。附近弟子,感應了這火勢氛圍,紛紛避開。張乾看見此景,馬上參與進來,手中飛劍直射三角眼修士麵門。兩宗修士看見,紛紛法器齊出,場麵一時混亂之極。此時的東勝劍宗修士,作壁上觀,一場大戲上演了。禦獸宗、全真道、淨明宗的弟子,則是遠遠躲離是非之地。張乾對上了三角眼修士,一連串劍訣齊出,化為數把飛劍朝著此人直擊過去。三角眼修士,揮舞長戟,一圈火環跟隨而動,一甩朝著張乾的飛劍擊去。三角眼修士的修為尤勝一籌,法力深厚了那一點,焚天教的火係功法名不虛傳。火環擊打飛劍,頓時被打散,張乾眉頭緊鎖,看出了實力不敵,隨後一通水符朝著對方扔去。三角眼修士,冷哼一聲,長戟飛快脫手,朝著張乾麪門直射。張乾知道此戟非同小可,身前祭出兩張盾牌,鐺鐺兩聲巨響,第一張護盾已經被擊碎,第二張被彈飛。張乾麪門大失,神機門其餘弟子,看到此景時倒吸涼氣一口。木簡自從修煉無相瞳之後,看見鬥法感覺從容很多,事因這些弟子的速度在他眼都慢了半拍,招式套路看得非常通透,包括三角眼修士的靈力運用都看一清二楚。事不宜遲,木簡離得較近,隨手扔出萬寶匯購來的防禦金鍾。又是鐺的一聲巨響,長戟擦著金鍾盾飛過。木簡手中不停,剛剛煉製好的鎮魔劍大起,朝著三角眼修士直飛過去。這連串的動作不過幾息時間,三角眼修士剛想召回長戟,鎮魔劍已經到了麵前。三角眼修士,容不得半點放鬆,一股靈力提起,往身後飛去,前方祭出一麵黃銅色經幡,想擋住鎮魔劍。那間,三角眼修士麵露痛苦,半空中跌落。木簡看得很清楚,出手偷襲的是四惠,動作極快又隱秘,他手中的法器是一根透明銀針,但凡神識差點都看不出四惠如何出手的。此時的木簡看向四惠,額頭冷汗微微滲出。三角眼修士,緩慢起身,氣息驟然下降,口吐鮮血。朝著身後眾人望去,說道:“誰出手偷襲?!”後方眾人無人出聲,四惠若無其事看著他,冷血至極。三角眼修士喘了一口氣,一口黑色的血液從口中噴出,一命嗚呼。焚天教餘下弟子,見到此景,即時上前把三角眼修士圍住。此時焚天教出來一名身形高大,皮膚偏紅的弟子出來說道。“誰這下作,出手偷襲,神機門把人交出來,否則焚天教定讓你們血洗此地。”張乾跟木簡對了一眼,木簡搖了搖頭。張乾又看了看神機門,其他弟子,冇有一個吱聲。四惠此時的表情一冷,吐了兩字“聒噪!”身形一動,如鬼影般,朝著焚天教眾人飛去,手中十指一彈,空中隻見有幾道閃光一晃。可木簡卻看得很清楚,四惠出手可不止幾根銀針,而是上百根!又是一息功法,焚天教十二名弟子,瞬間倒地不起,一片哀嚎之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