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樂趣小說
  2. 那夜後,糙漢霍總跪哄孕吐小甜妻
  3. 平行世界3: 現成的老司機要不要?
一塊薑梨酥 作品

平行世界3: 現成的老司機要不要?

    

-

江城芙鎮。

沈夏梨回撥了兩通電話給池夏歡直到自動掛斷。想來,無法接通也是正常的,畢竟歡歡說她家住了個控製慾極強的老男人,連她玩手機都要管。

冇有小姐妹的陪伴,夏夏隻得蜷縮在沙發乾瞪眼,月輝灑在她臉上,從淺銀色變成橘紅色,天終於亮了。

沈夏梨本想眯了一會,等她睜開眼已經是七點四十。

“糟了!”她今天有早八,教授還是個愛發癲的更年期大媽!

沈夏梨匆匆洗漱,拎著書包衝出房間,邊跑邊思忖該打車還是坐公交,打車二十五塊能踩點進教室,公交一塊六毛但是會被教授用口水噴頭……

女孩急紅眼衝出居民樓,秀氣的鼻子直接撞到男人堅硬的胸膛!

霍曦剛健完身回來,汗水浸濕他的運動服領口,壁壘分明的胸肌伴著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荷爾蒙爆棚。

“冒冒失失跑哪去?”他深深地盯著女孩蘊著淚的杏眸。

“曦哥,我上學要遲到了。”沈夏梨羞赧的咬了咬唇:“你,你能借我二十五塊打車嗎?”

她兜裡隻剩一張五百塊麵額的飯卡。

霍曦抱胸睨著她,嘴都親過了,這小東西還保持個鬼的距離感,他刻意俯身湊近沈夏梨,姿勢跟接吻似的。

一股好聞的薄荷氣息撲麵而來:“現成的老司機要不要?”

沈夏梨瞪溜杏眸:“啊?”

霍曦似笑非笑地摸了摸她圓圓的腦袋:“放心,曦哥很會開車,包你遲到不了。”

話音落下,男人那隻溫熱的大手握住女孩纖細的手腕,將她塞進黑色SUV副駕駛。

沈夏梨第一次坐私家車,好奇地打量車內,瞥到方向盤,驚訝又意料之中,曦哥開的是奔馳。

男人看她蠢乎乎的模樣,越過中控台,給她係安全帶。

呼吸撒在女孩鎖骨以下,沈夏梨回想起他們昨晚在樓梯接吻的悸動,渾身一激靈。

霍曦眸中含笑:“插個安全帶就緊張了?”

沈夏梨羞赧的否認:“冇、冇有,曦哥我冇想我們昨晚接吻的事情。”

說完,她恨不得鑽進車軲轆。

男人知道小姑娘害羞,聽不得糙話,停止撩妹,單手打著方向盤,踩下油門。

霍曦車技出神入化,避開擁堵路段,不到十分鐘就抵達芙大校門。

女孩感激地道:“曦哥,等我發工資了請你吃飯,我先去上課了!”

沈夏梨揹著書包一路小跑進學校,長髮飄散著,髮尾撩動著霍曦的心房,人雖然離開了,但那股清梨香久久的縈繞在車內。

霍曦喉嚨發緊,罵自己不爭氣,大清早就被小姑娘勾得神魂顛倒。

——

因為冇有遲到,成功躲避了教授的口水攻擊,沈夏梨心情極好的坐在第一排,準備學習用具。

後麵傳來原寢室舍友的非議聲:“我覺得沈夏梨肯定是去賣身了,否則她哪來的錢坐奔馳?”

“而且那不是普通奔馳,我拍照上網搜了,得兩百來萬。沈夏梨肯定是被車主包養了!”

“嘖,我說她怎麼不住寢室,原來晚上窩在老男人床上賣錢呢。”

“得虧她搬走了,不然我還怕被她傳染不乾淨的病毒呢。”

沈夏梨委屈巴巴的握住黑色水筆,眼底蘊滿了淚水,她搬出宿舍,是因為這群舍友每天使喚她乾臟活累活。

倒垃圾、洗廁所、在暴雨天給她們買飯,好幾次耽誤了做作業的時間,所以沈夏梨才搬走的。

她試過反抗。可舍友的爸爸不是鎮長就是警長,再不濟也是個公司老闆。

哪像她,一出生就冇有了媽,爸爸為了躲債把她扔在芙鎮自生自滅。

沈夏梨忍下苦楚,集中注意力聽課,後排的舍友挨個交頭接耳,把她‘賣身’的訊息傳了個遍。

——

中午,飯堂勤工儉學視窗。沈夏梨拿著打飯勺給學生打菜。

幾個染黃毛的籃球隊員湧了過來,衝沈夏梨吹了吹口哨:“飯堂的雞肉多少錢一份?”

沈夏梨脊背一僵,很想拿打飯勺掄在黃毛的臉上。這樣做會很爽,但是她勤工儉學的名額也會被取消。

她很窮,如果不在大學兼職,下週報名口語考試費都拿不出。

沈夏梨咬牙隱忍,黃毛變本加厲,直接伸進視窗,襲向她的臉蛋:“我幫大家試試飯堂的雞肉嫩不嫩。”

倏地,一隻帶繭的大手死死攥住籃球黃毛男的手臂,骨頭彷彿發出斷裂的聲音。

籃球男痛得嘶嘶大叫:“你算哪根毛?沈夏梨是你的誰?”

“沈夏梨是老子心上人!”霍曦用力攥住籃球男的手臂,跟甩抹布似的把他甩在地板。

黑色靴子踩在黃毛腦袋上碾了碾,男人厲聲警告:“你再說一個雞字呢?我剁了你的。”

黃毛不服氣,旁邊的隊員連聲勸阻:“他好像是稱霸芙鎮的霍老闆。咱們老爹做生意還得看他臉色呢,趕緊逃吧,快快快。”

聞言,黃毛落荒而逃。

看著飯堂人聲鼎沸,導員後知後覺走過來,對沈夏梨說道:“你談戀愛談到社會上的人也就算了,還鬨出負麵影響,現在起取消你勤工儉學的資格!今晚寫一萬字檢討給我。”

沈夏梨急壞了,哭著懇求:“導員,他不是我男朋友,是我在外麵的老闆,求你了,彆取消……”

霍曦擰眉,受不了她唯唯諾諾的可憐樣,把人拽出來,拽到身邊:“破工作取消就取消,老子養你!”

擦過導員的肩膀,霍曦薄唇掀起,嗓音磁性且粗獷:“女學生被造簧謠,你不分青紅皂白幫施暴者欺負受害者,你在飯堂吃點豬腦吧。就你這碧樣能當輔導員,老子明天就報名競選鎮長!”

導員被罵得找不到媽,眼鏡都垂在下巴,他正想追出去理論,校長及時趕到,雙手遞上煙給霍曦。

“哎呀,曦哥來了怎麼不打個電話讓我恭迎?還害得你在飯堂大動肝火。”

霍曦咬著煙,轉身點了點校長的西裝,粗聲道:“我來給心上人送飯卡,冇想到你們這的師資力量令我大開眼界。”

校長汗流浹背:“曦哥批評的對,我這就讓導員給沈同學道歉!”

“道完歉然後呢?暗地裡使壞讓我們家夏夏無法評優拿獎學金?”霍曦語氣毋庸置疑:“給我開除了!”

校長不敢有異議:“是是是。”

霍曦冷冷地收回視線,把沈夏梨拉出芙大,塞進副駕駛。

女孩偏過臉,揪住安全帶問道:“曦哥,校長怎麼會對你畢恭畢敬?”

“你們學校是老子花錢建的。”霍曦打著方向盤,凝視前方路況,往鎮上最大的商場駛去。

他在芙鎮有十條街收租,有五家修車店,玩股票玩得風生水起,早就是芙鎮第一富。

霍曦冇讀過什麼書,他想讓芙鎮的孩子有更好的教育環境,所以斥巨資投資大學。

冇想到投資到未來老婆身上了。

隻不過,霍曦睨了眼沈夏梨,眉宇淩厲,心情極差。

他今早送完大學生回修車店乾活,滿腦子都是小姑娘香香軟軟的紅唇。

霍曦想得肌肉發緊,洗了兩趟冷水澡。一路踩油門趕來芙大找沈夏梨,她倒好,跟見到野男人似的,當眾撇清關係,那句他不是我男朋友,比刺紮心。

難道他喜歡的還不夠明顯?冇事兒,待會兒做給她看,做到沈夏梨肯給名分為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