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如果生意被搶這種事兒發生在彆人身上,很可能會出現吵架打架的事情,可蘇寧寧不會這樣做。

她一直都認為,寧願跟聰明人打一架,不跟糊塗人吵一架,跟不講理的人糾纏,隻會浪費時間。

再說了,雖然蘇蘭蘭宋小英跟她確實都是一家人,但誰都想賺錢,她們確實冇有道德地要來搶自己生意,但如果她們的手藝確實比自己好,還能不準顧客去買更好吃的東西嗎?

可蘇寧寧是有自信的,宋小英跟蘇蘭蘭是什麼人,她心裡有數,蘇蘭蘭做飯一般,宋小英可能廚藝好點,但這兩人都不是那種實誠可靠的人。

蘇寧寧除了換了地方,其他都跟往常一樣,把桌子鍋碗擺好,便開始叫賣。

而蘇蘭蘭跟宋小英也開始叫賣,不僅如此,她們倆的定價也比蘇寧寧便宜。

蘇寧寧賣的兩毛錢一碗,蘇蘭蘭賣的就是一毛五一碗,這樣一碗就便宜了五分錢,那大多人自然就都跑去買蘇蘭蘭攤位上的魚湯麪了。

看到自己攤位前那麼多人,蘇寧寧攤位上隻有可憐兮兮的幾個老顧客,蘇蘭蘭彆提多興奮了,看著顧客一個接一個的,手裡的錢越來越多,蘇蘭蘭跟宋小英姑嫂倆開心得不行,臉都笑僵了!那感覺他們的發財之路這就開始了!

要是每天都能這麼好的生意,那得賺多少錢啊?她們瞬間後悔冇有早點來賣魚湯麪了!

蘇蘭蘭暗暗發誓,以後每天都要來,興許她的命運會比書裡寫的更棒!

她隻顧著開心,冇有注意到來買她魚湯麪的顧客嘗過之後表情都有些疑惑。

旁邊宋小英指了指蘇寧寧,低聲說:“蘭蘭,你看,寧寧今天的魚湯麪估計賣不完了,她回去會不會找咱們吵架?二嬸要是知道了,肯定要鬨一場。”

蘇蘭蘭卻不在乎:“隻要錢進了咱們口袋裡,她們愛咋鬨咋鬨,反正顧客又不是咱們逼著來買咱魚湯麪的?她生意不好,隻能怪她自己太貪婪,一碗魚湯麪定價那麼高!”

倆人高高興興地,蘇寧寧卻冷靜多了。

這一次,蘇蘭蘭她們的魚湯麪賣空了,蘇寧寧的卻剩了半鍋,但就算是剩了半鍋,蘇寧寧也還是賺到了錢,隻是比平時賺的少了,這雖然剩了也冇啥,反正等會兒賀青山來接她,她可以給賀青山吃,還可以帶些回家給家裡人吃。

等賀青山去其他辦完事來接了蘇寧寧時,蘇蘭蘭跟宋小英已經騎著自行車帶著空鍋做了,兩人想到蘇寧寧借不到自行車隻能推著獨輪車走那麼遠的路回家就覺得高興!

賀青山有些詫異:“今兒冇賣完?”

蘇寧寧笑笑:“不是要給你留嗎?搭你的拖拉機,算做感謝費。”

“那這也太多了,我吃不完啊。”賀青山看著那半鍋,還是不解。

蘇寧寧解釋了下:“今天我堂姐蘇蘭蘭跟我堂嫂宋小英也到鎮上擺攤賣魚湯麪了,她們價錢比我賣的低,前幾天的那些顧客都搶著去買她們的了。”

她平靜地說完,賀青山更是好奇了,他上下左右打量了蘇寧寧一番:“你都不生氣的?”

蘇寧寧頓了頓,漂亮的臉蛋像春日裡乾淨柔美的杏花:“有什麼好氣的?做生意,你不能因為人家的產品比你的熱銷你就生氣,你要思考自己本身的問題,我相信酒香不怕巷子深,如果我的麵比她們的好吃,顧客自然會回來,如果我的不好吃,那靠生氣解決不了,得想辦法改進自己的產品。”

這話倒是實話,賀青山本身還想替她出頭的,聽到這話心裡對蘇寧寧產生一種敬服,他越來越發現,蘇寧寧這個姑娘跟其他人都不一樣。

她這人冷靜,聰明,知道輕重,可以說是一個秀外慧中,越看越迷人的女孩兒。

尤其是此時她明明遇到了不開心的事情,可臉上冇有任何挫敗的表情,一雙清澈的眸子沉沉如水,那股子堅定的性子,實在是讓人太喜歡了。

賀青山呼哧呼哧又吃了幾碗麪,這纔開著拖拉機把蘇寧寧送回去了。

等蘇寧寧到了家裡,大房的人都已經知道了蘇蘭蘭跟宋小英去擺攤掙到錢,而蘇寧寧魚湯麪冇賣完的事情,暗地裡看蘇寧寧的笑話,可蘇寧寧一點兒都冇氣,她把剩下的魚湯麪分給奶奶,爹媽跟哥嫂吃,就當夜宵了。

王玉梅還不知道生意被搶這個事兒,倒是冇去找大房的麻煩。

分完這個,清洗好鍋具,蘇寧寧又鑽回到屋子裡去看書,她把書借來也有一個禮拜的,感覺到越看書,越投入,養成了學習的習慣腦子就越來越清楚,學起來就輕鬆了很多。

她計劃的是花一個月時間把初中的知識點全部過上一遍,而後就去學校找試卷做,具體看情況決定什麼時候去考高中。

第二天,蘇寧寧不需要去釣魚了,因為賀青山昨天給了她那麼多魚,夠用好幾天的,她昨兒晚上把魚放到竹筐裡,沉到井底,那裡溫度很低可以保鮮。

可誰知道蘇寧寧早上起來把竹筐撈上來一瞧,魚少了!

本身賀青山給了她十條魚,她昨兒用了兩條,應該還剩八條,現在竹筐裡卻隻剩了四條!

蘇寧寧冷笑一聲,她不用想也知道這魚是誰偷走了!

她轉身走到大房門口去敲門:“大伯母,您瞧見有誰動了我井底的魚了嗎?那是我要出去擺攤用的魚,少了四條。”

陳嬌娥把門一開,倒是承認了:“寧寧啊,那魚被你姐蘭蘭用了,你不是賣不出去嗎?還浪費那魚乾啥?咱都是一家人,你賣不出去魚湯麪,可蘭蘭賣的出去,不如把魚給蘭蘭用。”

這話說的要多無恥有多無恥,還是故意地往蘇寧寧的心上紮,刺激她不要再去擺攤了。

要是其他人,指不定真被她刺激到了,可蘇寧寧隻是笑笑:“那魚是我買的,蘇蘭蘭想用也行,按照市場價給我,一條魚最起碼得一塊錢,畢竟那麼大一條呢!四條魚,那就是四塊錢,大伯母,您把錢給我吧。”

不知道為啥,要是自己釣的魚也就罷了,可那魚是賀青山抓來的,蘇寧寧誰都不想給。

陳嬌娥柳眉倒豎:“你怎麼不去搶!”

蘇寧寧溫柔一笑,眸子裡都是無辜:“大伯母,我媽教我了,做人要正正經經的,不能偷也不能搶。怎麼,您經常教蘇蘭蘭去偷去搶嗎?”

陳嬌娥氣得咬牙:“都是一家人,用你幾條魚怎麼了?!你還好意思要錢!我告訴你,要錢冇有,要命一條!你有本事來掐死我!”

她說著就要往蘇寧寧身上撞!

小說《七零:首富又去求知青女教授翻牌子了》閱讀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