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c 作品

8042小隊

    

-

2155年,地星資源即將耗儘,人口銳減至10億。

由於地星表麵已不適合人類居住,諸國組成聯盟,開啟【地心建設計劃】。

2285年,已有8億人居住在地心城。

根據傳說中夢幻的希臘神話,這裡被聯盟命名為,亞馬烏羅提。簡稱為,亞馬城。

亞馬城中控島,持續不斷接收信號的衛星在電子屏上展示戰鬥艦X-127B的前進路線。

這架前往第二宇宙開展探索任務的是亞馬城最先進的戰艦,駕駛這艘戰艦的是亞馬城最優秀的戰鬥小隊,編號8042。

五十年前,地星持續受到來自外太空的不明信號乾擾,並且很快就從信號乾擾演變成熱武器攻擊。

聯盟也曾試圖與對方取得交流,謀求和平,但發出去的信號根本得不到任何迴應。

亞馬城即將建設完成,聯盟雖無餘力也隻能被迫應戰。

在損失了近百分之八十的武裝戰艦之後,聯盟終於將戰線穩定在太陽星係邊緣。

這之後的數十年裡,在多次交戰中,聯盟采集了一些數據。

已知敵方來自於第二宇宙之外(第二宇宙是人類在太空中能抵達的最遠處),且對方戰艦多為遠程控製,無法確定對方物種,隻能暫時將其命名——科提克斯。

“所以,我們連對麵是人是鬼都不知道?”白樺震驚。

“那群科學家還真的研究過對麵是鬼的可能性有多大,畢竟這麼高階的文明,天天打我們這個小破球的主意,說不定真是已死之人對故土的執念什麼的。”

“真的假的?這麼刁!”

“嗬。”暮曉玲瓏嗤笑一聲,回頭看向駕駛艙尾部的白樺:“當然是假的,傻子。”

她翻了個白眼,向前方副駕駛座上的男人發出靈魂拷問:“周隊,你到底出於什麼心理,搞進來這麼一個傻白甜?”

男人冇有回話,他靠在座椅上,閉著眼睛好像是睡著了,眼睫毛長長的,在眼皮上形成一小片陰影,從側麵看顯得男人鼻子更加高挺,嘴唇倒是薄薄的,抿著嘴唇,冇用力下頜線也被收緊,溫柔的氣息被削弱了七八分。

一看就不好惹。

暮曉玲瓏看著他一副拒絕交流的姿態,氣不打一處來。

實在忍不住上手扯了扯男人身上白色的戰鬥服:“周隊!”

是一定要個說法的意思了。

周喻行坐直了身體,活動了下因久坐而有些僵硬的脖子,轉過身用手指了指白樺。

“白樺,十七歲就從地下格鬥戰打出來的第一名,你用傻白甜形容他,可能不太合適。”

亞馬城短時間內彙聚了幾乎全地星所有人類,人一多,造成的後果就是混亂,聯盟當時疲於戰爭,根本無力約束亞馬城內的失控。

法律的效用接近消亡,在未知的未來麵前,人心很容易的就被撩撥。

不知從何處興起的一波勢力,如同邪-教一般鼓吹他們的教義,大量吸收教眾,對剛搬入亞馬城的手無寸鐵的人類燒殺搶掠,迅速地積累起大量財富,雄踞在亞馬城的邊緣,被稱為“鴉島禁區”。

當聯盟終於有精力整治內患之時,這一塊毒瘤早已發展壯大,武裝鬥爭也隻是相互拉扯,為了不再損耗額外資源,雙方居然保持了這種微妙的平衡。

在鴉島,隻奉行一條準則,實力至上。

白樺就是在這裡的地下格鬥戰中被周喻行發現的。

對鴉島有些瞭解的暮曉玲瓏,聞言很有些不可置信。

“就……他?!”

白樺笑出一口大白牙:“昂,就是我!”

主駕駛座的男人終於開腔,說話帶著些溫潤的笑意:“小白挺厲害的,玲瓏,你彆針對新人。”

“暮遲遠,你彆胳膊肘往外拐啊。”

“哈哈,不鬨了,五分鐘倒計時,X-127B進入登陸準備狀態。”

四人皆正色,這次,他們極有可能會與科提克斯人正麵對抗。

亞馬城向地外發射的探測器數以萬計,以地星為軸心向外輻射至第一宇宙邊緣,全在亞馬城的監控之下,但對第二宇宙的探索,幾乎都以失敗告終。

8042這次執行的任務,是近年來首次也是唯一一次,在第一宇宙的邊緣星係,探測到了不明生物的能量波動。

研究所在排除了一切可能之後,做出判斷:這股能量波動極有可能來自科提克斯人。

科提克斯強大到詭異,他們從未出現,卻戰無不勝。

地星從第一次戰敗後不斷在武器的先進性上進行突破,但在下一次卻總會發現科提克斯依舊領先一步,地星受其壓製已久。

科提克斯似乎有著更高階的文明,但他們卻總對地星留有一線餘地。

有人覺得,地星是科提克斯的實驗品,科提克斯人是掌握著完全主動權的造物主,暴戾又帶著神性的溫柔。

今天也許就是撕開這層神秘麵紗的時刻了。

周喻行站在艙門口。

他冇有回頭:“列隊,報數。”

隨後自己第一個開口:“周喻行,一號位就位,”

“暮遲遠,二號位就位。”

“暮曉玲瓏,三號位就位。”

似乎是冇經曆過這種場麵,白樺稍有些侷促,但很快就接上:“白樺,四號位就位!”

艙門打開的那一瞬,重力消失,有透明粒子漂浮在四人身邊,粒子中的光核忽明忽暗,漫天遍地的有點像古早人類幻想中的銀河。

似乎有一陣風吹過,發光粒子們被裹挾著朝後飄蕩,前方的路冇了遮蔽,似乎有什麼東西在閃爍。

“注意!檢測到西南方三公裡處有能量波動,能量波動值……極強。”暮遲遠開口提醒。

“遲遠,你留在戰艦。”周喻行臨時改變了作戰計劃,“白樺你跟著我,玲瓏隨隊殿後,必要時火力掩護。”

“是!”餘下三人異口同聲答,絲毫冇有質疑周喻行改變原本四人一同前往探測任務計劃的命令。

不過幾分鐘,周喻行、白樺二人便到達了能量波動的中心。

白樺看著眼前的景象,約莫還是年紀小,加上這場麵的確有些刺激,說話的聲音有些顫抖:“行哥,這,這是什麼東西啊?”

他們前方是一個巨大的深坑,在深坑的最中心,臥著一個巨大的透明蝴蝶狀生物,那些發光粒子應該就是從它的身體裡剝離出來的,此刻仍源源不斷的向外湧出。

周喻行也愣了一下,他不是冇見過外星生物,但這樣有衝擊力的還真是頭一次。

它的軀體大到離譜,前端到末尾估計有,四十米長,兩邊的疊層翅膀,更是軀乾的好幾倍大。

“白樺,準備進坑。”周喻行認為得離得更近些才行。

“哥。”白樺弱弱的說了一聲,“我不會第一次執行任務就英勇犧牲吧?”

“放心,我一定給你爭取最高的撫卹補償。”周喻行低頭檢查武器。

“哥,我真謝謝你……走嘞!”

當來到它的身邊,暮遲遠遠程給出提醒;“周隊,注意,它的能量場發生變化,它還是**。”

活著的嗎?可麵對周喻行和白樺的靠近,它一動不動。

“和聯盟戰時采集到的數據對比,我認為它處於受傷狀態,且生命垂危。”暮遲遠補充道。

“現在立刻采集它的基因數據,等它死後再采集一份,它體積太大了不好帶,周隊你可以從它各部位都切點下來。”暮遲遠開始有些興奮。

周喻行太瞭解自己這個隊員,碰到冇見過的可研究的生物體就會極度興奮,可能這就是生物科學家的特質,

“它動了!”白樺驚叫:“哥,它動了,翅膀!”

周喻行當然也察覺到了:“白樺警戒,我去采集。”

“好的,哥!”

周喻行小心靠近著,終於走到合適位置他剛準備蹲下采集,“蝶翼”卻在此刻高高聳起,周喻行還未來得及做出反擊,“蝶翼”又輕輕搭在了周喻行的肩上。

很輕,幾乎感受不到重量。

“行哥!”

白樺舉起鐳射射線槍,在作出攻擊前被周喻行一個手勢製止。

“小白彆動,”周喻行說。

“安靜。”

發光粒子湧出更多,蕩在周喻行的身邊,好似想要包裹住他。

這下一點聲音都冇有了,空氣中瀰漫著靜謐,彷彿時間都停止。

周喻行聽到了另一個聲音。

他在說話,他在叫,哥哥。

“阿行哥哥,是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