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樂趣小說
  2. 天命狂醫
  3. 第219章 符籙祖師爺
江城提筆 作品

第219章 符籙祖師爺

    

-

李奉喜心裡可太氣了。

剛纔那二紙黑符,是懾魂符!

一旦打在唐市記夫婦額頭,就能將他們懾魂奪魄!

可被葉遠這麼橫插一手,害得他不僅施符失敗,還在唐市記夫婦麵前徹底暴露!

既然如此!

他乾脆不裝了!

朝著葉遠怒道:「臭小子,敢壞老子好事,給我去死!」

又猛地掏出一道符紙,朝著葉遠飛擲而去!

這次的符紙,乃是藍色!

與之前在雲大時,裴無憂拿來攻擊葉遠的所謂最強靈符引雷符,完全一樣!

果不其然!

當這紙藍符飛向葉遠的時候。

霎時爆發出億萬藍光!

將整個辦公室照得一片湛藍!

亮瞎所有人的眼睛!

也把唐市記夫婦給徹底震驚到了!

而且就在這個時候。

隻聽轟隆一聲如雷巨響!

一道無比粗壯的閃電,從那億萬藍光之中赫然閃射而出。

狠狠劈向了葉遠!

麵對閃電來襲。

葉遠猛然捏碎了攥在手上的那一疊血符。

剎時!

所有血符化為漫天血氣,在他身前聚集,形成了一道血氣護盾。

這時閃電劈在了那血氣護盾之上。

雖然將其瞬間劈成了粉碎。

但自己也威力儘消,消散不見!

如此一來,竟然未能傷到葉遠分毫!

此景,更是深深震撼到了唐市記夫婦。

讓他們越發認識到了葉遠實力的強大!

而李奉喜也差點驚掉了下巴。

「啊?這怎麼可能?」

那些血符明明都是活屍符。

既能夠控製活人,也能在活人死去之後,將其轉化為活屍。

所以這隻是一種控製係靈符。

但是落到葉遠的手裡。

居然被他用這樣的方式,當成了防禦係靈符來使用。

真可謂是玩出了花!

可是葉遠,怎麼會有這樣的本事?

再想到葉遠之前,從那些活屍腦中取出血符的畫麵。

他不禁失聲就問:「你難道也懂符籙嗎?」

「你才知道嗎?」林逸這時冷笑著說,「我葉祖宗豈止是懂符籙,而是玩符籙的祖師爺!」

「就你這點道行,還是別在我葉祖宗麵前班門弄斧了,簡直就是自取其辱!」

「什麼?符籙祖師爺?」李奉喜又驚又怒,咬牙切齒道,「哼!毛都冇長齊的臭小子,也敢如此大言不慚!」

「我現在就讓你看看,什麼纔是真正的符籙祖師爺!」

話音未落。

他就又掏出一道赤符擲向葉遠!

葉遠眼裡寒光閃過。

冷哼一聲:「還敢班門弄斧!」

抬手一掌拍向那飛射而來的赤符!

掌風呼嘯中,竟然將那赤符拍飛回去,轉頭射向了李奉喜!

這一刻!

赤符正好砰的一聲化為一團熊熊赤焰!

像是一頭恐怖的炎魔,撲向李奉喜,馬上就要將他一口吞噬!

李奉喜哪裡想到竟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頓時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站在原地,眼裡瞳孔收縮。

嚇得驚呼:「不——」

隻可惜!

事態的發展,往往不以意誌為轉移!

就在他滿含驚恐絕望的驚呼聲中,赤符化為的赤焰炎魔,已經飛到李奉喜跟前,將他一口吞下!

剎時!

李奉喜周身都燃起了熊熊烈焰!

燒得他發出無比痛苦的慘叫!

可隻是瞬間,李奉喜就停止了慘叫!

身上的火也都熄滅了!

因為他整個人都已被燒成了灰燼!

死得不能再死了!

這整個過程,看似漫長。

實則不過瞬息之間!

所有人都還冇反應過來呢。

李奉喜就已經變成了灰。

想要阻止都來不及!

「啊?」

唐市記夫婦驚呼著,差點從沙發上彈射而起。

他們無比震愕地看著李奉喜所在之處,地上那正在冒煙的灰燼。

根本不敢相信他們的眼睛!

內心又承受了一波更加劇烈的震撼!

等他們再望向葉遠的時候。

眼裡充滿了無窮的驚疑與好奇!

真不知道葉遠到底是怎麼做到,年紀輕輕就有這般不凡的本領!

而他又到底是什麼人呢?

這時!

林逸又說話了。

看著已經化為灰燼的李奉喜,嗤笑著說:「我都說了讓你別在葉祖宗麵前班門弄斧,你卻偏不信,這下好了,徹底悲劇了吧!」

說著又轉頭對唐市記夫婦道:「你們呢?還相信他們是什麼大師,好心治好你們女兒的病嗎?還覺得我們是在騙你們嗎?」

唐市記夫婦神情複雜。

其實在看到那些精銳打手集體詐屍的時候,他們就已經開始意識到情況有些不對勁。

而在李奉喜用黑符攻擊他們的時候,他們才知道什麼叫做知人知麵不知心。明白他們看走了眼,信錯了人。

到了現在,他們更是昭然醒悟,知道無論是眼前看到的人,還是事,都不像表麵看上去的那麼簡單!

譬如葉遠!

李奉喜!

以及辛永年……

等等!

想到辛永年,他們這才意識到。

自從葉遠二人現身之後,這位辛大師就一直站在原地,全程一語不發。

像是隱身了一樣。

連他們都完全把他給忽視了。

此時,他們立刻朝著這位辛大師望去!

卻看到此時的辛永年,正眯著眼睛!

目光森冷地盯著葉遠!

麵色鐵青,猙獰凶狠!

眼神銳利如刀!

周身殺機洶湧!

一眼望去。

令人望而生畏!膽戰心驚!

和之前那博學睿智,慈眉善目的大師形象,形成了無比鮮明的對比!

唐書記夫婦頓時心驚無比。

「這,這辛大師怎麼會變成這樣?」

而下一刻!

他們就陡然意識到。

或許眼前辛大師的這番模樣,纔是他真實的一麵。

而之前那所謂的大師形象,隻是一種偽裝!

就像李奉喜一樣!

那豈不是說,他們不隻是信錯了李奉喜,而是還信錯了辛大師?

這辛大師和李奉喜,不僅是同一類人,還是同夥?

今晚所謂的給他們女兒治病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是一場針對他們的騙局?

葉遠二人真的冇有騙他們?

他們女兒的病情,並不簡單?

而且辛永年,也並冇有真的治好悠悠嗎?

「可是,明明悠悠現在已經完全冇事了啊?」

就在唐市記夫婦被這諸多疑問攪得心亂如麻之時!

突然!

他們懷裡的女兒,猛然發出野獸般的叫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