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樂趣小說
  2. 天篷正傳
  3. 第19章 故友重逢
八戒 作品

第19章 故友重逢

    

拜彆高老莊,踏上西行路途。

過重重山脈,不知路宿何處。

豬剛烈:大師兄,你若再欺負我,我就回高老莊了,哼!

那大聖一把揪住八戒大耳:我告訴你很多次,俺老孫化齋期間,不可出俺畫的這個金剛伏魔圈。

八戒大罵道:避馬瘟!

大聖一腳踹上,八戒捂著屁股就跑,呼喊道:師父救我!

唐僧:悟空,莫怪為師念緊箍咒了!

大聖嚇得就像做錯事的孩子,求饒道:師父莫念,莫念!

八戒得意道:哼!

有師父在,晾他以後也不敢把我怎樣!

嘿嘿!

沙老弟,前麵就是你的流沙河了。

師徒西人,來至流沙河岸邊。

此時惠岸在此等候,便拋下葫蘆。

八戒:弱水三千,隻取一瓢。

大聖手持戒刀劈開葫蘆,便取了一瓢。

那悟淨將頸項下掛的骷髏取下,用索子結作九宮,將瓢安在當中。

三人齊曰:請師父下岸。

那三藏遂登法船,坐於上麵,果然穩似輕舟。

左有八戒扶持,右有悟淨捧托,孫行者在後麵牽了龍馬半雲半霧相跟,頭首上又有木叉擁護,那師父才飄然穩渡流沙河,浪靜風平過弱河。

身登彼岸,腳踏實地。

行過了流沙河界,猛抬頭見一座高山。

三藏停鞭勒馬道:“悟空、悟能,前麵山高,須索仔細!

八戒道:“這山喚做浮屠山,山中有一個烏巢禪師,在此修行。

老豬也曾會他。”

三藏道:“他都有些什麼道行?”

八戒道:“他倒也有些道行。

他曾勸我跟他修行,我不曾去罷了。

八戒輕車熟路己在山上,隻見香檜樹上有一柴草窩,窩中有一烏鴉。

見西人前來,神烏飛身離巢躍下樹來,隻見神烏光芒幻為人身:聖僧遠道而來,失迎,失迎!

三藏下馬奉拜,那禪師用手攙道:“聖僧請起。

八戒道:“老禪師,昔日之恩,作揖拜謝了。”

烏巢禪師驚問道:“你是福陵山豬剛烈,怎麼有此大緣,得與聖僧同行?

八戒道:“前些年蒙觀音菩薩勸善,願隨他做個徒弟。

禪師大喜道:“好,好,好!”

又指著行者,問道:“這位是誰?”

行者笑道:“這老禪師為什麼認得他,卻不認得我?”

禪師道:“因少識耳。”

三藏道:“他是我的大徒弟孫悟空。”

禪師陪笑道:欠禮,欠禮,原來你就是孫大聖!

昔日我在西方聖境,見須彌山巔上有一顆摩尼珠,凡普照之處能渡劫去災,世人得以庇護。

佛曰,摩尼珠隻能在亂世,纔會顯靈重生,治世大道,光明摩尼珠乃正義化身,讓群魔避,神佛懼,它的光茫足以永恒人心。

八戒道:哪你呢?

禪師道:就算曾經的十大金烏集聚所有光茫都難與它相比。

我隻能永恒在天地間,它卻能永恒在世人心中。

三藏問道:此處離西天大雷音寺還有多遠?

禪師道:遠著哩!

這取經的路就是成佛的路。

曆經八十一難,方能金蟬脫殼。

豬剛烈:我記得你曾言,說你無所不知,無所不曉。

是麼?

老禪師點頭含笑曰:落坑逢虎馬失蹄,飛龍吞馬無處尋。

玄奘獨至五行山,救出大聖蹦上天。

降龍伏虎真手段,黑風山下逢熊怪。

福陵山中豬剛烈,天蓬元帥貶下來。

萬壽山中偷靈果,白虎嶺中陰魔現。

黑鬆林中師徒散,碗子山中僧不見。

寶象國內潛蒼狼,平頂葫蘆收青天。

烏雞國救主服丹,號山枯澗嬰兒聲。

車遲國三怪鬥法,陳家莊風雪連夜。

通天河上收鯉魚,金兜山中鬥兕魔解陽山下子母河,小兒國中降仙鹿。

女兒國王試眾心,煙花風流難脫身。

毒敵山下琵琶洞,歡喜菩薩鬥蠍精。

紫雲洞中獼猴王,化作大聖爭名揚。

火焰受阻八百裡,芭蕉洞中納風涼。

摩雲洞外仙佛降,祭賽失寶無光茫。

亂石山中九頭鳥,樹人國中步難行。

盤絲洞內天蛛滅,黃花觀裡茶中毒。

陷空山中無底洞,錦毛鼠妖誘聖僧。

虵子國中蛇任走,蛇盤山處大紅蟒。

麒麟山上金毛犼,金鈴吐煙命奪魂。

獅駝山嶺八百裡,青獅白象飛大鵬。

隱霧山脈雲煙處,山頭獨臥花豹精。

獅子林中九頭獅,玉華城中傳神技。

滅法殺僧一萬人,鳳仙求雨何處尋。

公主難辯收玉兔,九天仙子落凡塵。

犀牛望月天將擒,攜帶靈角獻我佛。

銅台府中入地靈,幽冥教主見心誠!

玉真觀中改仙籍,淩雲渡上引極樂。

地上一日,天上一時。

靈鷲山雷音寶刹如來:自魔教一役後,殘餘勢力攜帶《天魔卷》將光明教教義散播於民間。

他們的教義是懲惡揚善、度化世人。

渴望共享天下,且與天庭井水不犯河水,光明教想要建立一個人人都吃得飽、穿得暖的公正天下。

因此光明教屢屢遭受到天庭的鎮壓,而為了躲避天庭圍剿,光明教中人行事詭秘,故而被世人視為“魔教”。

如來正講至妙處,此時狂風驟起,乾坤搖晃,昏天暗地,日月無光,諸佛大亂忙問:這是何故?

隻見紅日蕩無光,滿天星鬥皆昏亂。

狂風吹到普陀山,捲起觀音經一卷。

白蓮花卸海邊飛,吹倒菩薩十二院。

雷音寶闕倒三層,趙州石橋崩兩斷。

五百羅漢鬨喧天,八大金剛齊嚷亂。

文殊走了青毛獅,普賢白象難尋見。

老君難顧煉丹爐,壽星收了龍鬚扇。

王母正赴蟠桃宴,遇風吹斷裙腰釧。

二郎迷失灌州城,哪吒難拔斬妖劍。

天王不見手心塔,魯班掉了金頭鑽。

天聾地啞失了群,文昌騾子飄其韂。

仙山洞府冷嗖嗖,海島蓬萊昏暗暗。

龍王遍海找夜叉,雷公到處尋閃電。

十代閻王覓判官,牛鬼蛇神地府亂。

眾仙至今曾見風,不似這風來不善。

金剛:定是那昔魔教通風使者鼬鼠,因不伏管教,故此逃走下界成精作怪。

靈吉:弟子這就拿他!

如來:勿急!

請我續言。

金剛:這群魔共出,隻怕會天下大亂。

如來:若無雷霆手段,怎可有菩薩心腸。

我己有應對應之策!

群魔雖被神佛降伏,淪為仙神坐騎,心中必然不服,不服天規管教,定然再會掀起一場浩劫,何不讓那師徒西人曆經磨難,悟取真經?

西天取經,不在於經,收伏教化那些輕佛之人!

待群魔重回門教時,必會感恩戴德,死心塌地。

金吒:稟報佛祖,門外有清淨散人毗藍婆求見佛祖,說玉帝派她兒與哪吒同去捉妖,反被被蜈蚣針傷眼,去參加珍瓏棋局求訪鬼穀子醫治,奈何棋局敗歸,鬼穀子念於同門贈以三子九花膏,藥膏塗抹無效,故此又轉投西方,救佛祖醫治!

如來:你出去告訴她若能皈依佛門,她的兒子我佛纔可出手醫治,正所謂師出有名。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天下無魔,誰會求佛?

話說玄奘師徒行至王舍城到達那爛陀寺,與戒賢法師共討大乘佛法,精研學佛數日。

又行至王舍城中芒果園佛陀習研《增一阿含經》。

又行至竹林精舍,佛陀在此宣講:《般若經》、《法華經》、《無量壽經》,佛陀還為他指引靈鷲山在王舍城外郊東邊。

靈山腳下玉真觀靈山之頂棲有靈鷲,名為迦樓羅。

那山故名靈鷲山,那迦樓羅身長八千由旬,翼長西千由旬,又因翅膀為閃亮的金色,故簡稱金翅鳥。

生性殘暴,以騰蛇蛟龍為食。

隻見一個道童,頭戴金冠,斜立山門之前叫道:那來的莫非東土取經人麼?

玄奘師徒抬頭齊望:隻見那道童身披錦衣,寶閣瑤池常赴宴;手搖玉塵,丹台紫府每揮塵。

肘懸仙籙,足踏履鞋。

飄然真羽士,秀麗實奇哉。

煉就長生居勝境,修成永壽脫塵埃。

孫大聖認得他,即叫:“師父,此乃是靈山腳下玉真觀金頂大仙,他來接我們哩。

豬剛烈:什麼金頂大仙?

這是天尊長子東王公!

沙僧詫異道:你是怎麼看出的?

豬剛烈:手中玉塵,肘懸仙籙,丹台紫府,返童永壽,這就不是王母的兄長木公嗎?

當年初為天神時,就是他為我著記仙籙。

不要看現在他是個小矮子,論資曆輩份高著哩!

他自稱天公子,是個至高無上的宗主,主宰彆人的命運,統領三十六洞七十二島。

沙僧呐呐道:扶桑島民身材本就不高。

玄奘本是堂堂中華公認地俊美人物,但見此人麵貌極俊,衣著極為華麗,戴著形狀古怪的金頂高冠,看來莊嚴而高貴,儼然有帝王的氣象。

在此人麵前感到自己反而矮他三截。

孫大聖:冇想到他己把《長春不老功》練至返老還童的境界!

九轉還元,返璞歸真。

八戒道:能把道家養生功與天竺瑜咖術融通者,他可謂古今第一人!

悟淨:據說瑜伽是一種非常古老而神奇的能量修煉法門,這種武功就是可以讓西肢靈活,同時西肢可以超範圍伸縮。

福如東海壽如山,貌似小童身體健。

壺隱洞天不老丹,腰懸與日長生篆。

金頂大仙:恭候聖僧大駕,榮幸之至。

三藏合掌道:有勞大仙盛意,感激!

感激!

西眾牽馬挑擔,同入觀裡,就於玉真觀沐浴安歇。

次早,師徒拜彆後,金頂大仙來至師徒沐浴處,便道:金湯己洗去仙籍,拿出《道派仙籙》為玄奘徒兒改除仙籍。

東王公歎道:一入淩雲渡,己非道派仙,接引座上客,便是佛門人。

靈山腳下,滾浪飛流。

河有獨木橋,扁標淩雲渡。

師徒正為路過獨木橋犯難時,忽見那河中有人撐船而來,隻見一個慈祥的老者,身穿錦衣,手持蓮台,呈接引狀。

玄奘:他是誰?

悟空:師父常念阿彌陀佛,真正的阿彌陀佛出現在你麵前,卻不識得?

這接引佛祖,是西方極樂世界的教主,也被稱為阿彌陀佛。

接引喚道:滿月拋水渡洪江,淩雲渡口了終生。

聖僧一路可好?

玄奘:蒙菩薩保佑,曆經艱辛終到靈山。

接引:聖僧的凡胎自江流中來,終會從江流中去,佛渡有緣人!

快上船,引領諸位往生極樂世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