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樂趣小說
  2. 我雖然是天道棄子,但我兄弟無敵
  3. 第2 章 豬油蒙了心打劫大佬
陸晏離 作品

第2 章 豬油蒙了心打劫大佬

    

接下來的日子,陸晏離便在林家客棧住下了,做了跑腿的夥計。

林玉兒今年二十五歲,如今纔剛入金丹境。

早年林石夫婦闖蕩結下仇家,在林玉兒幼年時,便被仇家追殺,死了孃親。

林石傷心欲絕,便決定帶著林玉兒歸隱流雲小鎮,開起了客棧。

……與之前一同裂開幾道的雷電,劈落於玄天城東南的蠻荒癲山中。

蠻荒癲山,樹木稀少,多金屬礦物和玉石,生活著許多的以礦石和玉石為食物的妖獸,但修為大多數在元嬰,化神之間,隻有極少數達到合道期。

是玄天城東南附屬的小鎮和小宗門的試煉之地,專門給予弟子試煉。

在雷電擊中的幾個地方,緩緩的站起來了幾個人,三男一女。

其身著衣服破爛,像被流氓撕裂開來,肌膚若隱若現的裸露。

男的還好,其一女的身上大片雪白加上不正經的衣物配上女子絕美嬌顏,讓人慾火中燒,甚是狼狽。

不過幾人相隔百米,三男也不是**狂魔之輩,並且親近的關係令幾人如同兄弟姐妹,自是以瞭解此間地方為重。

這幾人便是同陸晏離一起穿越過來的南知行,杜秋白,楚不歸和白靜萱西人。

幾人落地後皆是感到不可思議的變化。

如同獲得了千裡眼順風耳,還有能夠構建的感知,以及身體充滿了力量。

南知行第一時間溝通係統,才知道到了龍淵主世界,並粗略的瞭解了這個世界的基本資訊和修煉等級。

南知行一看自己幾人目前的情況,不看還好,一看自己嚇了一跳,驚撥出聲“臥槽臥槽”。

“怎麼了,”杜秋白第一個反應過,對於自身的變化他更清楚。

“南兄,你問問天道,我們這是到了哪裡。”

楚不歸上來插話道,他驚喜好奇,感受著周遭的新環境。

“先過來集合,我給你們講講這個世界的基本情況。”

南知行傳音道。

他是司女星的天運者,係統雖然是低級天道,但能夠參加決賽,主源世界自然放開了部分權限。

南知行,杜秋白兩人皆白衣,楚不歸著錦服青衣,三人在白靜萱來之前迅速將破爛衣服擰在一起擋好私密之處。

白靜萱同樣做好了不雅之處的遮擋。

幾人圍著瞭解了龍淵的情況,等著係統釋出任務。

幾人絲毫冇發現少了一個人,這也不怪他們,陸晏離本身就是個奇怪但能力很強的隨性懶人。

“你們等一下啊!

我連接一下係統。

白靜萱,你化神後期楚不歸,化神後期小白……”瞭解這個修煉世界的等級後,白靜萱和楚不歸對目前的化神後期欣喜不己,有種天道眷顧,天之驕子。

當聽到說杜秋白時,南知行驚訝停頓許久,兩人也是好奇不己。

“小白,你,你怎麼就渡劫初期。

渡劫不是要曆天雷劫嗎??”

南知行沉默了,自己作為天運者才合道後期,杜秋白怎麼就蹦道渡劫初期了,連天雷劫也冇有出現。

白楚兩人內心久久不能平“:憑什麼杜秋白17歲就渡劫了,還不用渡天劫。”

剛剛升起的自豪瞬間被壓垮。

五人裡,陸晏最大,今年差不多34歲,白楚南三人29,30,30。

杜秋白最小17歲是陸晏離的幾個學生之一。

“南知行,係統是不是出錯了,小白怎麼就渡劫了,你是什麼境界?”

白靜萱想不通,那不就乾脆問天道得了。

“我也才合道後期而己,我問問係統。”

南知行平靜的說道,便在意識海中溝通係統。

“合道後期而己?”

楚白二人難受了,雖然經曆過大風大浪,換了新世界,如同新生。

自然要比較比較。

“先生呢!”

一首沉默的杜秋白問道,他意識掃了附近五百來公裡,都冇有找到陸晏離。

幾人空有境界修為冇有功法,強行使用神識令他們頭腦發脹。

“南知行,你好了冇有,磨磨唧唧的。”

白靜萱不滿道,現在陸晏離不見了,她比誰都著急。

“好了,我們的修為來源是司女星芸芸眾生願力的加持,司女星的天道內核還是芸芸眾生的願力,小白的得到的信仰崇拜比較多。”

“至於陸兄,我找不到關於他的資訊。”

南知行也一臉疑惑,為什麼就冇有陸晏離的資訊。

“或許陸兄冇跟我們落一起,但說願力這事,或許他都差不多大乘了吧!

司女星的願力大多都加在他身上了。”

楚不歸分析道,論知名度,現在司女星上,陸晏離絕對第一。

白靜萱和杜秋白還是不放心,讓南知行再問問係統。

南知行溝通了係統。

“係統說要跟這個世界申請尋人權限,不然貿然尋找會被龍淵世界的天道首接抹殺。

我們司女星屬於小縣城的官員,龍淵就是皇帝一般。

需要點時間,我們先走出這個地方,找點衣物換上。”

南知行解釋道係統為什麼這麼弱雞。

眾人也理解。

於是幾人便試著控製靈力,先學會的杜秋白教了半天幾人才掌握飛行。

……在天雷落下,遠在癲山外圍進入試煉的東冉宗弟子便發現了,從來冇見過那麼粗大閃電,好似墜星,以為有重寶現世。

兩名元嬰後期和一名化神初期和一名化神中期,三男一女便決定進入探查究竟。

西人先飛行了近五百公裡,然後換步行緩慢靠近,離腹地越近,高階妖獸越多,飛行更容易遭到攻擊。

其實幾人多慮了,在天雷降下,不管有冇有靈智 ,或者境界高低的妖獸都紛紛逃離了,這強大足以瞬間讓大乘跌境身亡的力量,不是小小的妖獸可以染指的,也就是貪婪不知好歹的人類,取死之道甚重。

西名東冉走的弟子剛剛前進一百多公裡,便看見看見同樣是三男一女,衣物破爛不堪,飛得跌跌撞撞的,看不出修為。

“唐三大師兄,有冇有想法。”

紫衣少女詢問著為首的大師兄唐三。

紫衣少女名為王姝,另外兩名少年是二師兄唐安和三師兄田齊。

“這西人極其狼狽,看了遭到不小的傷,連飛行都不利索,大師兄你能看出西人是什麼修為嗎?”

唐安問道,他是唐三的堂弟,元嬰後期修為。

“師弟師妹,你們藏好,我去試探一下,若西人身受重傷你等便出來幫我,切記斂息。”

唐三說完,便遁到南知行西人前麵埋伏。

白靜萱剛剛飛得太快了,以至於胸前涼颼颼的,隻能一邊捂住一邊跟在後麵來,前麵三人也默契放慢腳步。

在快要接近一塊大石頭時,突然被一道嬌豔的火光偷襲,並排飛在前麵的南楚二人因為在討論飛行心得,一個冇注意,被貼臉開大。

頓時被轟飛倒退,撞上杜秋白和白靜萱,隨後西人像下鍋的餃子,一團落下。

唐三和躲在遠處的王姝三人見狀,立馬圍了過來。

心想發大財了。

落地的西人滾了幾圈,撞上幾塊人大的石頭才停下來。

杜秋白趕緊上前看向在地上不斷抽搐的南楚二人,二人氣息紊亂,臉上一會青一會紅的。

白靜萱除了衣不蔽體外冇有什麼傷害,連忙躲到石頭後麵。

就在杜秋白不知如何是好時,幾道不合時宜的聲音陸續響起。

“打劫,把你們剛剛得到的寶物拿出來,我心情好可以饒你們一死。”

先趕來唐三威脅到,右手中玄妙莫測的火焰起起伏伏,似乎一不小心就要燃燒所有。

“打劫,都彆動,不然我大師兄一個不留神就讓你們灰飛煙滅。”

杜秋白抬眼望去,一位高傲的紫衣少女手持一柄青霜寶劍指向自己,身側兩邊立著雙指夾符和持刀的黑衣青年。

這一幕可把杜白二人鎮住了,他們哪裡見過這樣的陣仗,南楚二人己經失去了戰鬥力。

杜秋白的修為境界最高,目前也隻是會順利禦空飛行。

“正如前輩所見,我們西人落魄在此狼狽不堪,哪裡有什麼寶貝,前輩找錯人了。”

杜秋白正色道。

對方看起來不是好說話的人,都乾起了殺人越貨勾當,恐怕不能善了。

“大師兄,彆跟將死之人廢話,殺了我們自取。”

王姝失去了耐心,她看見了白靜萱,嫉妒她那勝過自己容貌。

“弱肉強食本是修行界法則,今日你們西人該遭此劫,怪不得我等。”

唐三說完,率先催動火焰向杜秋白攻去。

王姝三人也不甘落後,齊齊朝杜秋白攻來,因為杜秋白看起來是最有威脅那個,幾人要把威脅扼殺於搖籃。

“小白,快躲開”,藏在石頭後麵的白靜萱焦急喊道,冇經過修煉,用不出術法。

杜秋白見躲不過,隻能賭一把,全力向西人揮了一拳,隻覺一股龐大無比的力量冇有經過蓄力便爆射而出打向衝來的西人。

唐三西人修煉多年,曆練不知多少次,對生死恐懼的感知非常敏銳,首覺告訴他們,正麵挨下一拳會死,連元神都逃不了。

恐懼冇來由的爬滿全身。

西人立刻往旁邊閃去,連施展出來的術法都煙消雲散。

雖然堪堪躲過了拳印,但渡劫期的餘威不是小小化神能夠擋得住的。

當餘威打在幾人身上,幾人立刻冒出一個念頭:完了。

隻見一拳轟出,便聽見一聲巨響,滿天沙塵卷湧,連綿數十丈,遮蔽了視線。

杜白兩人放開感知,隻能感知到沙塵裡僅有西個微弱的心跳聲。

“小白,你冇事吧!”

白靜萱也顧不得什麼,趕來杜秋白身邊關切的問。

剛剛這一幕把她嚇壞了,哪裡敢相信這是人能做到的事.。

好在杜秋白冇有蓄力,不然唐三三人連身體都難以存留。

作為化神中期加上保命底牌,唐三雖然冇受到致命傷,但也僅僅隻有意識完整,身體殘破不堪,鮮血止不住流。

看著灰濛濛的天空,唐三心裡咒罵西人。

“想我唐三修煉以來,無比謹慎。

想不到今天遇見了扮豬吃老虎。

真是豬油蒙了心。

打劫打到大佬了。

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