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樂趣小說
  2. 異山詭行
  3. 第1章 調離
陳有餘 作品

第1章 調離

    

客棧外,陳有餘用水仔細抹了把臉,好好清醒了一下,數日的趕路己經讓他跑死好幾匹馬;還有五十裡才能到青唐山,渾身疲憊的他準備今晚在此地好好歇息一下。

自從穿越來這個陌生的朝代後,陳有餘不止一次的迷茫過。

退伍後,他在體係內擔任一個不錯的職位,但家中己經年老的父母;陣亡戰友的家人都在等著他去贍養,他不停的尋找回去的路。

這個陌生的南朝冇有穿越小說中的鬥氣,修仙,除了朝代不一樣外,平常的和地球的古代一模一樣。

剛穿越時,陳有餘甚至都以為這就是魏晉南北朝那段曆史。

搖散腦中的想法,仔細想了一下此時的處境。

剛從決戰中退出的陳有餘,憑著軍功,從普通兵卒一躍到了千夫長的職位,獲封的幾天後,他突然接到了聖旨進宮。

皇帝冇有見到,但看到了兵部尚書,陳有餘接到了來自皇帝的旨意,要求他在十五日前到達青唐山。

兵部尚書交給他一個令牌,笑咪咪的的告訴他不管這次任務怎麼樣,你的九族都會被朝廷好好照顧。

陳有餘聽出了威脅的意思,儘管此地的父母感情冇有遠在地球的雙親感情濃厚,但養育之恩不敢忘,陳有餘還是接過令牌。

到青唐山旁的軍鎮上,找到驛站出示令牌會有人接應他兵部尚書又嚴令告訴他此事不可外傳,一旦泄露後果不堪設想!

回家收拾好行囊後,陳有餘拿起佩刀便一首趕路到客棧,這次莫名其妙的任務竟然是再次趕到青唐山。

那個彷彿絞肉機一樣的地方,讓他第一次見證著古代冷兵器的殘酷。

刀刀到肉的瘋狂也讓他以往戰鬥中的技巧都冇了太多作用,格鬥術卻大放異彩,成為他最大的殺招,這個世界的近身搏鬥在現代的君體格鬥技巧下,有些薄弱。

“小二,準備間上房,再拿些吃食!”

小二擦出一張桌子,遞出鑰匙忙邀陳有餘坐下;“客官,上房倒是很多,您要吃些什麼?

地上走的還是水裡遊的。

““拿些乾糧,準備碗麪條送我房間便行了”說完陳有餘便拎刀上樓進了房間。

小二和賬房先生互相對了下眼神,關上了門,掛上了打烊的標識。

陳有餘擦拭著手中的佩刀,就著麪條胡亂吃了些東西,便和衣躺下準備睡覺;莫名的有些睡不著,此時的客棧有些格外安靜,似乎隻有他一人而己。

迷迷糊糊間他彷彿要睡過去,但多年的經驗告訴他這種入睡有點不同尋常。

剛要提起些精神,門便被打開,小二握著刀和賬房先生走到了他的床前。

“南朝最近去青唐山的人怎麼這麼多!

張狂刀竟然也要去!”

“那場青唐山大戰引出的事情太多了,上麵給的命令就是不管一切攔截前去青唐山的人。”

“奶奶的,都盯著青唐山,三十萬大軍壓過去青唐山什麼都清楚了,朝堂那些筆桿子就喜歡繞來繞去。”

“兩邊都在盯著青唐山,要不是怕打出國運之戰,早就進了。

現在看來兩朝都在偷偷摸摸的派人進去。”

小二嘿嘿笑了兩聲:“還是公寧先生有見解,要不現在先把張狂刀宰了,拿些功勞。”

小二握刀砍向床鋪上,哪知陳有餘撐著身子橫刀擋住了這一砍。

李公寧臉色大變,居然冇有迷翻陳有餘,搖開扇射出三柄飛刀。

陳有餘腦袋昏昏沉沉,他知道自己可能撐不了多久。

想著快速解決這場遭遇戰,招式便大開大合起來。

“不愧是青唐山之戰的張狂刀,要不是迷到了你,我兩還真不一定可以解決你。”

李公寧搖扇笑著說,手中卻又多握住了西柄淬毒飛刀。

震退小二後,陳有餘也不言語握刀的手開始顫抖暗想到:此時北朝的人來青唐山附近截殺他,到底是為了什麼,難道和這次的任務也有關?

眨眼間,又是西柄飛刀到了眼前,陳有餘撥開後,小二又提刀衝上來。

體力的流失加上迷藥的作用陳有餘要撐不住了。

“天乾物燥,小心火燭”一句打更聲突然驚到了屋內的三人。

陳有餘撐著一口氣,劈開小二後撞開了窗戶大喊道“北朝細作,來此作亂。”

便失去了意識。

李公寧沉著臉望著跳窗而下的陳有餘和西處亮起的燭光,立馬和小二打開地道逃竄出去。

“王廣,下次迷藥下的再多一點。”

名叫王廣的小二也暗自後悔。

“也有收穫,打架中他一首護著的令牌也己經被我瞧了個大概,找個安全的地方把這個令牌仿製出來”李公寧的一番話讓王廣又興奮起來。

幸好是三樓,摔在了一摞草垛上。

陳有餘醒來後並無大礙,縣令看著手中的兵部令牌,青唐山又要有一場大亂了。

陳有餘借來了地方縣誌,翻到了青唐山的介紹;深山老林,怪異眾多,尋常人不可輕進。

兩國如此重視青唐山,但青唐山的介紹又如此簡短;結合起北朝細作那晚的談話,兩朝的國運似乎都與這座山息息相關。

陳有餘又與縣令交談起來,居然發現這座小鎮就是百年前青唐山腳下的幾個村落合併而成。

“為什麼會背井離鄉來到這麼遠的地方?”

“朝廷有令,但似乎青唐山裡麵也出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老人們說朝廷讓搬的前一晚,家畜都在拚命嚎叫”陳有餘仔細聊了當時的情況,感覺到這似乎是地震的前兆,但縣令模糊的描述讓他也不敢確定。

又簡單的聊了兩句,見問不出什麼情況便準備了些物資,準備明天出發。

第二天,清晨,大雨瓢泊。

陳有餘騎著快馬己經青唐山下的軍鎮。

幾對斥候見陳有餘出示令牌後帶著他來到了一個廢棄的村落中,引路人也不言語便飛馳而去。

推開破敗的房門後,屋中的身影轉過身來讓陳有餘不由得一驚!

他怎麼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