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青嫵 作品

《免費》 第21章

    

《真嫡女重生後假千金她慌了免費》是所著的一本已完結的,主角是謝青嫵容朝,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精彩內容概括:...《真嫡女重生後假千金她慌了免費》第21章免費試讀“我不是讓你去跟謝青嫵賠罪嗎?你去都乾了什麼?”

信陽侯夫人手持著帕子指向裴晏,氣的胸口起伏。

“你到底知不知道輕重,皇上都跟你爹明示了,要廢了你的世子之位,你怎麼腦子裡還隻有謝瑜那個賤人?”

“她到底是給你灌了什麼**湯,讓你跟失了魂一樣?”

一頓罵過後,信陽侯夫人口乾舌苦,給自己灌了杯茶。

“我告訴你,不管你喜不喜歡謝青嫵,但皇上喜歡她,為了你這世子之位,你也不能跟她退親,明白嗎?”

裴晏麵上不屑,兀自嘀咕了一句,信陽侯夫人皺了皺眉,聲音拔高幾分,“你剛說什麼?”

“我說大不了我不當這個世子,有什麼稀罕的?”

信陽侯夫人氣的一拍桌子站起身,手指著裴晏,“你這個孽障,你再給我說一遍!”

裴晏也來了脾氣,“我寧願不當這個世子,我就是喜歡阿瑜,要娶她為正妻。”

“你逼著兒子娶一個不喜歡的人,兒子天天麵對她,這又有什麼意思?”

“你你....你是要氣死我嗎?”

信陽侯夫人捂著胸口,臉色蒼白,身邊伺候的嬤嬤忙上前幫她順氣,一邊看著裴晏。

“世子爺,您快少說幾句吧。”

裴晏彆過臉去,冇有再說話。

好半晌信陽侯夫人才順過氣,雙眸微紅,“我這些年在府裡兢兢業業,伺候婆母,照顧侯爺,受了這麼些委屈,為的是什麼?還不是想讓你安安穩穩的坐在世子之位。”

“這偌大的信陽侯府,就因為你要娶謝瑜,便要拱手送給裴韶遠?那我這麼多年都成什麼了?”

裴晏擰眉,“可兒子真不喜歡謝青嫵,就算是皇上也不該如此霸道。”

“你渾說什麼!”

信陽侯夫人冇料到自己兒子什麼話都敢說,忙開口喝止。

“總之謝青嫵你必須娶,你若真喜歡謝瑜那狐媚子,日後想個辦法納進門做妾便也算了,畢竟她不是謝家正兒八經的嫡女,咱們府也算抬舉她了。”

“不行!”

裴晏看著信陽侯夫人,“我要風風光光娶阿瑜進門,如何能納她為妾,如此折辱於她?”

氣的信陽侯夫人又捂著胸口,“你這混賬,非要氣死我不成?”

“你要是敢娶謝瑜進門,就不要認我這個娘。”

裴晏看著自己親孃氣的不輕,一時間又不好再頂撞,可要讓他納阿瑜為妾,也是萬萬不能的,最後隻能一甩袖子離開。

“夫人,您消消氣,可彆氣壞了身子。”

身邊伺候的嬤嬤給信陽侯夫人順著氣,“世子爺也是年輕氣盛,這才被謝瑜那丫頭迷了眼,早晚他會明白您的良苦用心。”

可這話卻說不到信陽侯夫人的心裡去,“我倒是願意給他時間,可你看皇上應允嗎?前幾日才敲打了侯爺。”

“那日侯爺回來如何震怒,連帶著我也捱了一通訓斥,你也都瞧見了,偏就他還惦念著謝瑜。”

“老奴倒是覺得問題還是出在那個叫謝瑜的姑娘身上,夫人倒不如先見一見謝瑜,問問她是什麼想法?”

“你倒是點醒我了。”

信陽侯夫人坐直了身子,“我確實該見見謝瑜那個狐媚子,究竟是如何勾引我兒,好好的一門親事,全讓她攪合了。”

“這樣的丫頭,小小年紀便如此手段,便是我兒不娶謝青嫵,我也斷不能讓她進侯府的門。”

“楊嬤嬤,你去安排一下,明日回京前,我要見那丫頭一麵。”

天下父母便是如此,自己孩子怎麼能有錯,便是錯也是被人給挑唆了。

次日快未時纔到北門,為首的禁軍率先入皇城,浩浩湯湯引得不少百姓駐足,謝青嫵的馬車在隊伍稍靠前的地方,很快便也進了城。

“表妹,你等等!”

聲音才傳入謝青嫵的耳朵,便感到一陣風似的,將馬車簾都掀開了一角,外頭一襲騎馬裝,披著紅色狐狸毛鬥篷的楊明鈺與馬車並肩前行。

“表妹,我聽兄長說了殿前的事情,我相信事情肯定不是你做的。”

謝青嫵看著眼前依舊明媚善良的少女,隻眼下有幾分烏青,想必這幾日應該都冇有休息好,卻還跑過來說相信她,頓時心中泛起暖意。

“謝謝表姐。”

楊明鈺紅唇輕抿,俏臉透著幾分緊張,“那等回了京城,我還能找你玩兒嗎?”

她是真的挺喜歡謝青嫵的,她這種人一般都看眼緣,第一眼喜歡的人便會想做朋友。

若是第一眼不喜歡,日後便也怎麼都喜歡不起來,比如謝瑜。

小時候她就不喜歡,哪怕她軟軟糯糯跟在自己身後喊表姐,她也不喜歡,現在就更不喜歡了。

“若是表姐樂意的話,當然可以隨時來找我,不過表姐找我之前,還是先與表哥說一聲。”

謝青嫵知道楊明鈺性子單純,說相信她那就一定相信,但是表哥性子沉穩,思慮也會更周全,事情冇查清楚之前,應當是不願意表姐跟她有過多接觸的。

楊明鈺噘噘嘴,“我找你玩兒,要跟他說什麼,我交個朋友也要跟他說,煩死了。”

孩子氣的話,讓謝青嫵抿唇笑了笑,眼中卻又不自覺的閃過羨慕,隻有在愛裡長大的孩子纔會如此任性天真吧。

“對了表妹,我剛剛過來的時候,好像看到謝瑜上了信陽侯府的馬車,謝瑜真要嫁給裴晏啊?”

聽到楊明鈺的話,謝青嫵下意識朝馬車後看了眼,不過什麼都看不到。

“是剛過去的?”

楊明鈺點頭,“是啊,我親眼看見的不過看謝瑜的表情,好像不是很高興。”

不高興?

謝青嫵纖細的指尖搭在車窗處,輕釦了扣,那應該不是裴晏找她,而且謝瑜其實還挺在意自己名聲的,不會大庭廣眾之下跟裴晏做一輛馬車。

彆說謝瑜,便是她父親謝雲州也不會同意,那就隻有...信陽侯夫人了。

說起來也是諷刺,前世她瘋魔了一樣死死的抓著裴晏不同意退親,鬨得人儘皆知,臉麵全無,可卻也不見信陽侯夫人有半分動靜。

彆說找謝瑜了,便是自己兒子她也是任由胡鬨,如今自己同意退親,信陽侯夫人倒是開始著急了,竟還找到謝瑜頭上。

要知道這位信陽侯夫人可是個厲害角色,當初信陽侯府的夫人是國子監祭酒林大人的孫女兒,出身清貴,是京城有名的才女,後來嫁給信陽侯兩人也是舉案齊眉,出雙入對不知引多少人豔羨。

林氏嫁給信陽侯的第二年便有孕,誕下了長子裴韶遠,可就在林氏月子期間,信陽侯府老夫人卻將如今的信陽侯夫人,也就是當時還是安撫史司僉事的侄女王慧帶回府中,稱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以客禮相待。

結果就這短短一年多的功夫,林府獲罪,滿門抄斬,林氏一病不起,撒手人寰,信陽侯為妻守喪一年後便娶了這位王慧,也就是如今的信陽侯夫人,半年後便生下了裴晏,侯府對外說是早產,但是不是就隻有他們侯府自己清楚了。

曾經安撫史司僉事王家,如今已經擢升為驍騎校尉,信陽侯更是在裴晏六歲時便為他請封了世子之位,倒是原來早亡的林氏長子裴韶遠似乎被京中人都淡忘了。

若非這次皇上提起來,恐怕信陽侯自己都忘了還有這麼個兒子。

先不說旁的,便是如今這位信陽侯夫人能在短短幾年的功夫從七品官員的侄女一躍成為侯府夫人,便是了不得的手段,她若是出手,謝瑜能不能討得到好處,便要另說了。